您的位置:免费论文网 > 毕业论文 > “调阴阳五脏”针法治疗卒中后睡眠障碍的临床研究 正文

“调阴阳五脏”针法治疗卒中后睡眠障碍的临床研究

“调阴阳五脏”针法治疗卒中后睡眠障碍的临床研究 本文关键词:针法,阴阳,临床研究,睡眠,障碍
“调阴阳五脏”针法治疗卒中后睡眠障碍的临床研究 本文简介:摘要:目的研究“调阴阳五脏”针法治疗卒中后睡眠障碍的临床疗效,探索其规范化治疗方法。方法将2012年6月―2013年9月我院收治的卒中后睡眠障碍患者150例纳入研究对象。根据治疗方法不同分组;采用标准化治疗方法对照组,在标准化方案基础上给予“调阴阳五脏”针法治疗的观察组。比较两组患者睡眠质量、负面情
“调阴阳五脏”针法治疗卒中后睡眠障碍的临床研究 本文内容:

  摘要:目的研究“调阴阳五脏”针法治疗卒中后睡眠障碍的临床疗效,探索其规范化治疗方法。方法将2012年6月―2013年9月我院收治的卒中后睡眠障碍患者150例纳入研究对象。根据治疗方法不同分组;采用标准化治疗方法对照组,在标准化方案基础上给予“调阴阳五脏”针法治疗的观察组。比较两组患者睡眠质量、负面情绪、中医症状评分。结果观察组治疗有效率(93.33%)显著高于对照组(P<0.01); PSQI指数(8.3±0.9)、HAMA评分(14.8±2.3)分、HAMD评分(15.2±1.9)分以及中医症状评分10个主要临床症状:0.82±0.11、0.77±0.09、0.69±0.09、0.89±0.13、0.74±0.08、0.55±0.07、0.62±0.08、0.62±0.08、0.68±0.09、0.61±0.08)均低于对照组。结论“调阴阳五脏”针法治疗有助于提高睡眠质量、缓解负面情绪、改善中医症状,是治疗卒中后睡眠障碍的理想方法。

  关键词:脑卒中;睡眠障碍;针刺治疗;调阴阳五脏;中医症状
  中图分类号:R743R255文献标识码:B
  doi:10.3969/j.issn.16721349.2015.01.015
  文章编号:16721349(2015)01004103
  缺血性卒中患者急性期后除残存多种神经功能缺损,还会伴发情绪、认知、睡眠等多种功能障碍,20%~40%脑卒中患者会并发睡眠障碍[1]。目前的临床研究认为,单独进行西医治疗的效果并不理想。近年来,临床学者也致力于寻找更为有效、可靠的治疗方法。本研究主要分析调阴阳五脏针法治疗卒中后睡眠障碍的临床疗效,探索其规范化治疗方法。
  1资料与方法
  1.1研究对象将我院2012年6月―2013年12月收治的卒中后睡眠障碍患者纳入研究,纳入标准:脑卒中中医诊断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行业标准》[2],且西医诊断符合1995年第四届全国脑血管病学术会议《各类脑血管疾病诊断标准要点》[3];睡眠障碍诊断标准符合《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CCMD230)》[4];脑卒中后(1~4)周出现睡眠障碍,匹兹堡睡眠质量(PSQI)指数超过17分;发病前无睡眠障碍,无智能及言语障碍,能基本独立完成各种量表的测评;病情及生命体征相对平稳;签署知情同意书。共150例,男82例,女68例,年龄35岁~81岁(62.45岁±3.54岁);病程6个月~12个月(8.56个月±2.14个月)。根据治疗方法不同分组,采用标准化治疗方法为对照组,在标准化方案,基础上给予“调阴阳五脏”针法治疗的为观察组,每组75例。两组患者人口学资料及病程经检验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1.2治疗方法对照组,参照《中国脑血管病防治指南》标准化方案对脑出血和脑梗死进行基础治疗,同时进行简单的肢体康复训练。观察组,由两位中医师共同辨证,确定五脏虚实,制定手法。捻转补法:针刺得气后,拇指< 免费论文网:http://wWw.lwlWlw.com/ 】向前顺时针捻转,捻转角度180度,30次/分,手指用力轻,持续捻转2 min;捻转泻法:针刺得气后,拇指向后逆时针捻转,捻转角度360度,60次/分,手指用力重,持续捻转2 min。午前治疗的患者对大椎、申脉穴行捻转补法,关元、照海穴行捻转泻法;午后治疗的患者对关元、照海穴行捻转补法,大椎、申脉穴行捻转泻法;肺俞、心俞、肝俞、脾俞、肾俞、隔俞根据五脏虚实情况,分别施捻转补法、泻法,留针30 min。两组均以2周为一个疗程。
  1.3观察指标
  1.3.1疗效判断根据《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拟定,分为治愈(症状消失、睡眠正常)、好转(睡眠延长、症状改善)、无效(症状未改善或加重)3个等级。
  1.3.2睡眠质量采用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Pittsburgh sleep quality index,PSQI)[5]评价患者的睡眠质量,得分越高,睡眠障碍越严重。
  1.3.3负面情绪采用汉密尔顿抑郁量表(Hamilton Depression Scale,HAMD)评价患者的抑郁情绪,汉密尔顿焦虑量表(Hamilton Anxiety Scale,HAMA)评价患者的焦虑情绪。
  1.3.4中医症状评分参照潘集阳[6]《睡眠障碍临床诊疗》,选取出现频率最多的 10 个主要临床症状,分别为:入睡困难、多梦易醒、晨起困倦、心悸易惊、神疲倦怠、健忘、烦躁易怒、易汗出、头痛眩晕、注意力不集中,并根据无、轻、中、重分别计0~3分。
  1.4统计学处理采用SPSS18.0软件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x±s) 表示,采用t检验,疗效等计数资料用频数或率表示,做卡方检验。
  2结果
  2.1两组治疗效果比较观察组治疗有效率(93.33%)显著高于对照组(P<0.01)。详见表1。
  2.2睡眠质量和负面情绪治疗后2周时,观察组患者的PSQI指数、HAMA评分、HAMD评分均明显低于对照组(P<0.05)。详见表2。
  2.3中医症状评分治疗后2周时,观察组入睡困难、多梦易醒、晨起困倦、心悸易惊、神疲倦怠、健忘、烦躁易怒、易汗出、头痛眩晕、注意力不集中的评分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详见表4。
  3讨论
  脑卒中是临床常见疾病。祖国医学认为,阴阳失调,气血逆乱,上犯于脑是脑卒中的基本病机,而卒中后睡眠障碍继发于中风病之后,故中风后引起的阴阳失调是睡眠障碍发生的重要病机所在[7]。卒中后睡眠障碍常见症候主要有不寐、多寐、鼾眠、梦魇、梦惊等。阴阳不和,阴不敛阳,阳不入阴,则心神浮越,魂魄妄行,可致惊惕健忘、失眠焦躁或嗜睡鼾眠;神魂不宁,下焦水道失调,可致失眠、多梦、心神难安[8]。目前,对于卒中后睡眠障碍尚无规范化治疗方案,西医的治疗方法由于其诸多副作用及疗效不稳定而使治疗变得棘手[9]。因此,寻找新的稳定可靠的治疗方法就成为改善这类患者预后的关键[10]。   现代医学研究表明,针刺治疗睡眠障碍,可能与针刺对大脑皮层有双向的良性调节作用有关,通过改善皮层功能,调整皮层的兴奋抑制状态平衡达到治疗目的[11]。阴阳失调、五脏功能紊乱是卒中后睡眠障碍的主要病机及病理基础,补其不足、泄其有余就成为针刺治疗该病的主要治则,而兼具调节昼夜阴阳节律及调理五脏功能的“调阴阳五脏”针法就成为临床上治疗睡眠障碍的针刺大法 [12,13]。“调阴阳五脏”取主穴大椎、申脉及关元、照海以调节昼夜阴阳节律。《针灸甲乙经》中记载,大椎为三阳督脉之会,督脉为阳脉之海,具调节一身阳气之功;关元为任脉之要穴,与足三阴相交,任脉为阴脉之海,有统摄人体一身阴气之效。八脉交会穴中,申脉通于阳跻、照海通于阴跻,针刺可调理阴跻、阳跃二脉阴阳之气。阴跻、阳跻脉主阳动阴静,司眼睑开合而调节睡眠[14]。
  宋日新等[6]研究发现,调和阴阳法针刺治疗失眠症可以取得比安定治疗更为确切的疗效。尽管针刺治疗睡眠障碍取得了很大成绩,展示了祖国医学在治疗睡眠障碍上的巨大前景,但临床存在选穴繁杂,方法众多,缺乏规范的诊断标准和疗效判定标准,这也妨碍了针刺治疗卒中后睡眠障碍疗法的大规模推广[15]。本研究分析了“调阴阳五脏”针法治疗卒中后睡眠障碍的临床疗效。首先,比较两组患者睡眠质量和负面情绪,观察组PSQI指数、HAMA评分、HAMD评分均低于对照组。进一步分析中医症候评分发现,观察组患者的入睡困难、多梦易醒、晨起困倦、心悸易惊、神疲倦怠、健忘、烦躁易怒、易汗出、头痛眩晕、注意力不集中的评分均低于对照组。这就说明“调阴阳五脏”针法能够取得更为理想的睡眠治疗,并改善中医症状。
  “调阴阳五脏”针法治疗有助于提高睡眠质量、缓解负面情绪、改善中医症状,是治疗卒中后睡眠障碍的理想方法。
  参考文献:
  [1]Hack W,Kaste M,Bogousslavsky J,et al.Euripean stroke initiative reommendations for stroke managementupdate 2003[J].Cerebvasc Dis,2003,16:311337.
  [2]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行业标准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M].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1994:29.
  [3]中华医学会第四届全国脑血管病学术会议.各类脑血管病诊断要点[J].中华神经内科杂志,1996,29(6):379.
  [4]中华医学会精神科分会.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CCMD23)[S].第3版.济南:山东科学技术出版社,2001:3161.
  [5]刘贤臣,唐茂芹,胡蕾,等.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的信度和效度研究[J].中华精神科杂志,1996,29(2):103107.
  [6]潘集阳.睡眠障碍临床诊疗[M].广州:华南理工大学出版社,2001:3036.
  [7]王娇,梅丽,孟会红,等.脑卒中后睡眠障碍的临床相关因素研究[J].脑与神经疾病杂志,2013,21(4):281285.
  [8]李刚,张义,罗亨勤.针刺联合艾司唑仑治疗脑卒中后失眠的疗效观察[J].西南国防医药,2012,22(6):641642.
  [9]Sharma S,Srijithesh PR.Sleeping over a sleep disorder  Awareness of obstructive sleep apnoea as a modifiable risk factor for hypertension and stroke: A survey among health care professionals and medical students[J].Ann Indian Acad Neruol,2013,16(2):151153.
  [10]苏丽,刘智艳.不同针刺方法治疗心脾两虚型抑郁症睡眠障碍随机对照试验[J].中医杂志,2013,54(11):942945.
  [11]杨来福,刘建武,和青松,等.“调阴阳五脏配穴针刺法”治疗顽固性失眠症[J].中国针灸,2013,33(7):591594.
  [12]林红霞,叶关泉,廖辉雄,等.针刺联合康复训练治疗脑卒中后肩手综合征的疗效观察[J].世界中医药,2014,9(1):8485;88.
  [13]叶仿武,徐亚林,陈俊伟,等.针刺百会穴治疗脑卒中后失眠症30例临床观察[J].实用中西医结合临床,2010,10(5):2122.
  [14]宋日新,姜国红,常宝忠,等.调和阴阳法治疗失眠症临床观察[J].黑龙江医药科学,2009,32(4):5455.
  [15]聂容荣.针灸与西药治疗脑卒中后抑郁症疗效比较的系统评价[J].世界中医药,2012,7(2):147151.
  (收稿日期:20140925)
  (本文编辑王雅洁)

本文标题:“调阴阳五脏”针法治疗卒中后睡眠障碍的临床研究
本文地址:http://www.lwlwlw.com/show/209818.html
声明:该文章系网友上传分享,此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经验或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和观点;若未进行原创声明,则表明该文章系转载自互联网;若该文章内容涉嫌侵权,请及时向免费论文网投诉!

推荐专题

关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