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情云流转爱依然顾云景林依然小说

情云流转爱依然顾云景林依然小说

作者:夜下无月

类型:言情

大小:5.6MB

时间:2018/11/01 15:36:25

内容概述:“夜下无月”著作的这本《情云流转爱依然》小说,最近...

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20930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夜下无月”著作的这本《情云流转爱依然》小说,最近有很多网友们都在阅读的哦,故事中的顾云景是林依然这一辈子最爱的男人,为了他,林依然已经放弃了很多东西了,可是他们之间的误会还是那么的深。

顾云景林依然在线阅读_情云流转爱依然by夜下无月

第一章:代孕

彻骨的疼……

没有温度的器具丝毫不犹豫地刺入下体,林依然两腿僵直,本是耷拉的双手猛地抓住两边床杠,嘴里溢出一声痛呼。

“林小姐,开始会有些疼痛,您再把腿张开一些。”

医生的声音响在耳畔,林依然心脏狂跳,脸颊羞红地慢慢分开双腿,脸颊一股热流顷刻而下。

她的第一次不是给了另一半,而是身下这个代孕专用的输精管。

医生再次提醒:“顾先生不想耽误时间,所以还请林小姐多多配合。”

林依然闭上眼睛,艰难张开双腿,眼泪却开始大颗地往下掉。

如果不是为了救未来婆家,她会如此下贱来代孕?

肖家如今已是水上浮萍,生死存亡几乎就看接下来的单子,资金链早已经断掉,再耽搁下去肖家只能宣告破产。肖沐阳是自己的未婚夫,林依然不能坐视不理,暗中答应了雇主,签下了代孕合同。

一纸合同换来的是顾氏企业两千万的单子,虽不能使起死回生,却足够解除破产危机。

只要沐阳开心,林依然做什么都可以。

……

十个月后,同一家医院。

林依然大脑混沌,力量散尽之后被一声婴儿响亮的啼哭声惊醒,睁开眼睛。

护士手里抱着一个皱成一团的小团子,这是她的孩子。

“恭喜你,得了一个健康的男宝宝,瞧这小家伙哭的多大声!”护士俯身,把宝宝温柔的放在林依然的身旁。

林依然刚把目光落在宝宝身上,产房门却突然被打开,一男子表情冷淡,一身正装走了进来,目光直接落在护士身上:“林小姐的孩子可以交给我们了。”

林依然身子一抖,自己都还没来得及看宝宝一眼,这是谁?不由惊慌道:“你要干嘛?!”

男子早有准备,从公文包里拿出来一纸合同,这才看向林依然,解释道:“林小姐,我是顾氏集团顾总助理,我想您不会忘了之前和顾家的合约,今天我就是来履行合约带走这个孩子的。”

他说完便俯身将孩子抱起来,林依然只觉得一阵凉风吹过,耳边听他说道:“孩子很像顾总。”

林依然大脑一滞,从签订合约开始,到如今十月怀胎生下孩子,她始终强迫自己不要投入太多感情。可是此时这软软的一个小生命就在自己面前,身子掉下来的一块肉,这样抱走她怎么舍得!

男子哪里感受到林依然的心情,稍微宽慰了一句,“林小姐,我们顾总的孩子会得到我们最好的照顾,您就放心吧。”

就在这时,产房门却再一次被打开,阳光涌入房间,林依然身子像是沉了一块铅,差点没直接倒下去。

日光刺得她不得不眯起眼睛看向门口,门口的身影颀长,只看到他整个人都融在阳光里,一身西装挺立,傲然地站在那里,随后这身影长腿大迈,步伐铿锵有力,表情看不真切,却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林依然觉得周围空气似乎都凝固了,逆光之中她看不分明这身影的脸……

他停在五米之外,声音微沉却富有磁性,透过空气传了过来,开口便问:“孩子?”

助理连忙将手中的孩子送上前,只喊了一句:“顾总。”

原来顾总就是他?

这可是自己孩子的父亲,林依然努力睁开眼,想看清楚来人,挣扎了一会儿眼前依旧被这阳光刺得像盖了一块白幕,始终看不分明男人的脸。

早就用尽力气,林依然挣扎之后任由自己体力不支地倒在病床上,眼皮越来越沉,在黑暗彻底笼罩眼睛的前一秒,只看到这个男人终于给了她一个目光。

林依然不知道睡了多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普通病房里,一个小护士正在收拾东西。

林依然正想起来,动静让护士察觉。

小护士连忙过来扶住林依然,“林小姐,您现在需要休息,不要随意走动。”

林依然心一抖,周围的寂静让她莫名的慌张,刚刚仿佛一场梦。

“我的……”她想问孩子下落。

小护士知道林依然想问什么,“您的孩子已经被顾总接走,按照合约,孩子与您再无关系,您也应该放心,顾总定会给孩子最好的生活。您也不应再打扰他们,至于顾家答应您的,也会按照合约日期说到做到。”

林依然觉得嗓子干涩,眼泪倒流回去生生咽下,刮得嗓子生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口仿佛被挖掉了一块,孩子软糯糯的模样还在脑海里徘徊,她有些呆滞地摸了摸肚皮,怀胎十月的宝宝竟然碰都没碰一下就失去了见面机会。

第二章:肖沐阳

顾氏集团很快按照合约所说,把这比大订单给了肖家,肖家依靠着顾氏集团这棵大树,不仅摆脱了破产危机甚至生意也开始蒸蒸日上。

林依然不敢去想孩子的事情,婚后一门心地扑在肖沐阳身上,肖家生意越做越大肖沐阳脸上终于重新挂上了笑容,林依然心里高兴,可是结婚两三年,肖沐阳却没有碰过自己一次。

今日肖沐阳又是联系不到人,林依然担心出什么事便回了肖宅一趟。管家不肯说肖沐阳去向,林依然只能进去,脚才踏进大门,发现肖家老夫人端坐在那里,眼睛只睨了一下她:“一双别人穿过的破鞋,也不怕脏了我肖家宅子,你来干什么?丢人现眼?”

林依然低下头,耳根子都红了,却还是恭敬地说道:“奶奶,沐阳这么晚我还没联系到他,有些担心就过来看看。”

老夫人并不受用,看林依然卑恭的模样反而嗤了一下,目光嫌弃就像在看一个垃圾,这么一个脏女人还想进她肖家门?声音如刺道:“别在我面前一副委屈的样子!自己不检点哪里还管的到我家孙子!我也不是你奶奶!”

这话刺进耳朵,周围佣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林依然只觉得脸火辣辣地难受,手里还拿着给老夫人的补品。

守在老夫人旁边捏肩的李姐有些不忍,连忙勤快了些手脚,试图缓和气氛:“老夫人,少奶奶好像带了礼物给您呢,多孝顺啊。”

却没想到老夫人根本没给李姐面子,直言吼道:“哪有你说话的份!”

老夫人提起来拐棍,整个人凌厉地站在那里:“赶紧给我滚出去!”见林依然不动,老夫人抬起脚便走,嘴里骂道:“你不走我走!”

林依然紧咬着嘴唇,听老夫人气呼呼锤着拐棍的声音,仿佛打在自己身上一般。从她和顾家签订代孕合同开始,这种嘲讽甚至辱骂自己或许应该习惯了。

或许委屈,甚至想过说出真相,可是她不想让沐阳对她的爱沾染上愧疚,她的付出都是她自愿的。

再者,已经熬过了三年,她相信总有一天肖家会接受她的。

老夫人气冲冲地上楼去了,还特地带走了佣人,让林依然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

林依然轻咳了一声,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一些,眼泪逼了回去,这才放下手里的补品。

李姐端着一碗汤出来,连忙接过来林依然买来的东西,她心里知道少奶奶并不是老夫人说的那样,这么温婉孝顺的女孩子,哪有那么不堪呢。

可是她只是一个下人,在肖家也有年月了,有些话她确实没有资格说。

李姐把汤送到林依然手里,笑道:“少奶奶,炖了几个时辰的汤呢,喝下去可以暖暖身子。”

林依然接过来,心暖了不少可是并没有胃口喝,她只关心沐阳,“少爷有回来过吗?”

李姐摇了摇头,见林依然脸上失望,连忙说道:“少爷答应回来陪老夫人吃饭,应该快回来了。”

林依然本来黯淡下去的眼睛又有神了起来,回来就好,算一算她已经好久没有见过他了……上周开始竟然连电话都联系不上,林依然这才担心地跑回老宅。想到等会儿可以见到沐阳,林依然竟然莫名地有些紧张,甚至害羞。

自己和沐阳算得上青梅竹马,儿时玩伴,情窦初开的年纪顺理成章地萌发出感情,一路走到现在也算是经历过风雨,她一直相信沐阳和自己终于苦尽甘来可以修成正果。但三年前的代孕事件,沐阳便出国留学去了,如今毕业回国却常年出差在外,每次她提出见面的想法,沐阳却总说工作忙,如此,连电话讲得也少了。

她知道沐阳对自己何曾没有嫌弃,可是她依旧深爱他。

林依然缓了下心神,对李姐说道:“我上楼去房间坐会儿。”

进了房间,陈设一丝未变,书桌上还摆着他们三年前拍好的婚纱照,林依然心里一暖,眼前似乎闪过了沐阳和自己布置婚房时候的情景,可惜,婚礼被一再推延,至今也没有消息。

站久了有些累,林依然坐在床上,顺手拿起来床边柜台上的合照,里面的她笑靥如花,而沐阳的目光如水落在她的身上。

那段时光真美好啊,林依然低眉,她真的好想沐阳,夜回梦转不知道多少次梦见自己成为沐阳的新娘。

林依然落入憧憬里。

突然,手机响了起来,林依然一个激灵回到现实里,打开手机看到的竟然是肖沐阳的来电!

林依然几乎能感觉到自己心脏在狂跳,她有些紧张地接听电话,偷偷清了清嗓子,努力用最动听的声音回复沐阳,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电话那边却扔来一句冰冷的话:“是本人吧?现在在哪儿?”

“我……我在肖宅。”林依然有些惊愕肖沐阳冰冷的声音,紧张得有些结结巴巴地回道。说完便懊悔自己怎么结巴了!转而又担心沐阳是不是又碰上了什么麻烦心情不好。

林依然正心里五味杂陈,电话那边又传来不平不淡的声音:“打车来唯客丽晶大酒店,跟前台说帮我拿东西会有人带你去房间,把床头左边柜子第一个抽屉里的项链带上,然后到302房间找我。”

林依然紧张得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沐阳让她去拿项链?林依然还想听听肖沐阳的声音,电话却已经被挂断了。

心跳加速,林依然回过神不敢耽搁,立马赶去肖沐阳指定的地点,项链……意味着是不是她终于可以得偿所愿了?沐阳终于愿意娶她了!

林依然打开抽屉,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拳头大小的盒子,盒面精致夺目,四周竟然镶着水晶。她努力保持镇定,打开盒子,里面一条钻石项链赫然出现在眼前。

项链躺在精致的盒子里散发着光彩,头顶琉璃灯打在上面投射出五彩夺目的光芒,中间钻石的镂刻独具匠心,光看设计就知道价值不菲。

林依然面对这突然的“惊喜”几乎落下泪来,两人在一起这么多年这还是沐阳第一次给自己送礼物,沐阳终于理解她愿意接受她了,林依然捂住嘴,脑海里都是沐阳的音容笑貌。

第三章:错意

来到酒店的302房间门口,林依然不由得紧张起来,走廊上正好有一面大镜子,林依然连忙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装。她手里还拿着一个袋子,这是她给老夫人买补品的时候路过一家男装店给沐阳特地买的一件衬衫,没想到今天就有机会给沐阳了。

林依然摸了摸戴在脖子上的项链,幸福不已。似乎看到了他们互相交换礼物的场景,她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消除他们之间的隔阂。

林依然深呼吸了几口气,这才鼓起勇气,按了一下门铃。

门立马打开了,正是肖沐阳。他光着上半身,下身也只随意地用一条浴巾围了一下,一米八的身高俯视着林依然,眸子邪魅一扫,却摄人心魂,头发湿答答的扫在脑后,这张脸英俊清秀,看了这么多年依旧魂牵梦萦。

林依然面色羞红地低下头,正想说话,却听到房间里突然传来一道娇媚的女声。

“沐阳,站在门外干嘛呢?”

林依然只觉得心被提了起来,话哽在嗓子里,眼睁睁看着一个女人走到肖沐阳身边,一双眸子风情万种,及腰栗色卷发,盖住大半个身子,一件蕾丝浴袍包裹着若隐若现的身材,尽显曼妙。女人几乎整个身子挂在肖沐阳身上,艳色红唇贴在他耳边,竟然当着林依然的面吐了一口气,像是挑衅一般。

“这是你家佣人吧,把我东西带来了么?”

林依然心瞬间空了一块,呆立在那里。

鼻尖都是面前两人纠缠在一起的沐浴过后的气息,她突然惊醒,原来一切都是她的黄粱美梦。肖沐阳今日找她来不是要娶她,而是带着另外一个女人一起来脚踏自己的尊严。

她不敢相信,抬眼却是面前两个人戏谑地看着她,颤抖地握紧双手,想离开却发现脚像是灌了铅。

女人根本不顾林依然的存在,双手不安分的在肖沐阳赤裸的胸膛上游离挑逗,发现林依然神色很不对劲,这才正经了几分,眸子里有些不善,问道:“你是肖家佣人还是谁?”

“我给你介绍,就是我提过一次的未婚妻。”肖沐阳这才说道,嘴上的笑容像刀子一样割在林依然的心口上。

未婚妻三个字听在林依然耳朵里分外刺耳,最后一道心墙也完全崩塌,眼泪不争气地滚了下来。

妖媚女人见状昂起脑袋,目光高傲,道:“呦,怎么流眼泪了?”林依然倔强地和这女人对视,却看到女人眼睛里的轻蔑,充满了挑衅。

她知道,这女人肯定在嘲笑她未婚夫都能被人抢走吧!甚至……不用抢。

心空了,脚也轻飘飘起来,林依然抬脚就想逃离这个地方,却被肖沐阳叫住:“项链呢,给我。”

事到如今,还是一副命令口吻。

“没带。”林依然说道。

“没带你来这儿干什么?”。肖沐阳满脸不耐烦。

那女人见状也有些不悦:“就这脑子,带个东西都记不住,怎么还能当上沐阳的未婚妻?”

林依然面无表情,根本不想理会他们,转身欲走,却被人拦下来。,

女人目光盯着袋子,质问道:“把你手里东西拿过来!”

一身香水味闻得林依然有些恶心,“你别碰我的东西!”

女人对林依然的态度显然不满,伸手就抢,还一边骂道:“要是敢偷我项链,我就让你好看!”

林依然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个泼妇,还没来得及反应,袋子就被她一把抢过掉在了地上,她精心包装好的衣服此时此刻就像一块抹布躺在那里。

“啧啧啧,沐阳,这女人还给你买了东西呢。”女人拉过来肖沐阳,一副看戏的口吻,故作惊讶道,嘴上笑容时刻吞噬着林依然的尊严。

“这不是给你的!”林依然低头不敢看他们,慌张地否认道。

肖沐阳斜靠在门边上,看也没看地上东西一眼,林依然俯身连忙把衣服捡起来。

肖沐阳瞥了一眼林依然,对身边女人说道:“莫羽,你先走吧。”

听肖沐阳嘴里喊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林依然记住了她。

莫羽却不肯,扭着身子撒娇道:“让我在这儿嘛。”

肖沐阳目光顷刻冷淡下来,吐出一个字:“走。”

莫羽有些愤懑却还是转身进去了,临了却目光狠辣地刺了一下林依然,用口型骂她:“小贱人!”

第四章:不堪

莫羽蹬着高跟鞋不情愿地走了,肖沐阳把目光落在林依然手里已经破烂的袋子上,两手抱在一起,嘴唇微勾:“真是可惜了这衣服,你对我这么上心,我算不算糟蹋它了?”

林依然听着这刺耳的话,压抑内心的难受,眼睛死死睁大盯着手里的东西,逼迫眼泪不要为这个男人流,一副平淡模样说道:“不是给你的,你也不要多想,我也该回去了。”她捏紧了衣服,口袋里的项链在身上发烫,原来只是一场空欢喜。

她刚准备转身离开,却突然觉得胳膊一阵紧痛,随后整个人被扯进了房间里,砰地一声门被关上,转眼肖沐阳已经贴上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林依然挣脱了几下无济于事,手腕胳膊都被禁锢住,疼得她轻呼了一声。

“看你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看得我竟然有些心疼呢,干嘛不承认?”肖沐阳松开一只手一把捏住林依然的下巴,没有丝毫怜惜,嘴上的笑容看得林依然浑身发冷。

“给我过来!”肖沐阳一把拉住林依然就往房间里拖,等她被拖进了房里,林依然蹬着腿拼死挣扎,换来的却是更加野蛮的对待。进了内间,林依然面对眼前的一切几乎要吐出来。

几个套耷拉在垃圾桶口上,里面甚至正在滴落某些不明白色液体,女人的胸罩和男人的内裤纠缠在一起随手扔在地板上,两个红酒杯,一地凌乱的衣物……空气里甚至还散发着淫靡不明的气味,这些东西充斥着林依然全身每一处感官,她捂住嘴,努力不让自己吐出来。脑海里却都是面前这个男人和刚刚那个女人依偎在一起的模样,可以想象出来有多疯狂。

林依然浑身颤抖,不明的冷意从心底升起。

这场欢喜反差太大,就像在地狱里一般,面前这个冷面魔鬼!她看得真想吐。

林依然还在反胃当中,却突然被肖沐阳一把推到了床上,随后肖沐阳整个身子都覆了上来,压得林依然不能动弹。趁林依然大脑空白之际,嘴巴已经贴上去,林依然立马咬紧牙关,肖沐阳直接掐了一把林依然的腰肢,趁她痛呼之际舌头溜了进去。

林依然只觉得浑身汗毛竖起,胃里翻涌。这男人的唇舌在之前不知道和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纠缠过多少遍,她甚至能闻到这男人身上还有那女人的味道。她奋力挣扎,努力想解脱双手的束缚,却被肖沐阳紧紧的压住不能动弹。情急之下林依然只能张开嘴巴一口咬在肖沐阳肆虐挑衅的嘴唇上,没有一丝心软,嘴里血腥味涌出,她终于得到了释放。

肖沐阳吃痛地松开林依然,有些恼怒,面上却一副嘲讽的模样说道:“怎么,敢咬我?不是天天都想当我的女人吗?欲拒还迎的把戏有意思?”

林依然恨不得咬碎面前这个男人,她恨他!脚踏她的尊严之后还这样对待她!

“你快放开我!”林依然死命推开肖沐阳,肖沐阳冷冷地看着她的动作,丝毫不放在眼里。

“继续演,结婚这么久了,我可一次都没有碰过你,我就不信你一个女人不会有需求,天天做梦估计都在盼望做我的女人吧?”

肖沐阳不想再跟她废话,林依然挣扎的模样让他情绪更加高亢,直接伸手就撕了她的衣服,光裸的皮肤露出大半,内衣一览无余。

“啧啧啧,知不知道黑色内衣最容易勾引起男人的欲望,还反抗给谁看呢?穿成这样来这里找我,不就是为了现在这一刻么?躺在我身下舒服吗?心里是不是已经寂寞难耐了?”

肖沐阳心里的欲火已经升腾起来,毫不留情撕下来她的外衣扔在一边,却突然发现林依然脖子上戴着一个东西,正是项链!

肖沐阳玩味似的看着林依然,“还骗我说没带,原来自己戴上了,你以为这是我送给你的?”

他捏住林依然下巴左右看了看,“啧啧,特地打扮成这样,不就是想让我上你吗?还装什么清高呢?怪不得还给我买了衣服,想用衣服当作回报啊?”

林依然本以为自己已经大脑麻木,心口又被这样重重的一割她终于承受不住,眼泪顺着眼角开始大颗大颗滚下来。

带着咸味的眼泪滚进嘴巴里,她如一只受伤的狮子般朝这个男人嘶吼道:“你个混蛋!”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原来还有这样一副面孔。

在他心里,自己就是如此不堪?

肖沐阳对于林依然的辱骂丝毫不放在心上,继续自己的动作,双手开始肆无忌惮的在林依然裸露的皮肤上游离,唇舌已经转移到了脖子上,一路向下……

“肖沐阳!你不得好死!你快放开我!”林依然觉得自己仿佛身处地狱,却被禁锢不能逃离,只能大声尖叫,却根本无济于事。

结婚以来这个男人都没有碰过她一次,今时今日却是用强暴的方式侮辱她,一直以来的期待都是一个笑话,甚至还妄想缓解两人关系……都是做梦!她一个人的梦罢了!

在肖沐阳的心里,恐怕她也是那个被所有人诟病,觉得她就是为了钱跟人在一起还生了孩子,回头被抛弃的破鞋吧!他都可以用最残忍的方式侮辱自己,恐怕自己在他心目里还不够当一个妓女有尊严。

“啧啧啧,跟你上床都开始这样骂我?你是我老婆,犯贱到跟野男人上床生孩子,现在跟我这名正言顺的老公做该做的事儿却开始装了?”

肖沐阳冷嘲热讽,看着林依然通红的脸蛋和不安扭动的身子,讥笑道:“嘴巴可以骂我骗我,但是你的身体出卖了你自己!再装下去只会让我更加恶心你!”

肖沐阳发了疯一般,恨不得把林依然生吞活剥,开始大手撕着林依然剩下的可以遮体的衣物。

嘴里却不肯放过林依然:“林依然,你要记住你自己就是一个贱货!你让我肖沐阳抬不起头来,三年前因为我肖家差点破产,你就去跟了别的有钱人,到头来失算怀了孕被抛弃,看到我肖家又有钱了就想一个婊子一样不分廉耻地又回到我身边……这种事情婊子做得天经地义,你却连坦诚都比不过那些卖身的婊子!”

三年前的事情被肖沐阳以这样的方式说出,纵使三年来她听老夫人的辱骂,下人的议论无数次,此时此刻从这男人说出来,她突然有种什么都无所谓的感觉,整个人都麻木了,任由肖沐阳在自己身上撕扯……

她承受污言秽语三年,竟然还天真的以为沐阳相信她就足够。

她果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

就这样吧,她真的彻底放弃了。

林依然像条死鱼一般躺在那里,肖沐阳嘲讽完了一通她之后却突然觉得没意思,欲望也一下子退散了,手里衣服碎片嫌弃地扔在一边,看也没看林依然一眼,嫌弃地道了两个字:“滚吧。”

林依然双目无神地从床上下来,顺手拿起来破了几处的衣服一件一件穿好,离开之际还不忘拿走那个同样破的不成样子的袋子,里面衬衫耷拉出来一块,很可笑……

就像她一样可笑。

和自己山盟海誓的那个少年,一起长大曾经相爱的青梅竹马,竟然走到了如今这一地步。

林依然呆木地离开,有些真相,她也许再也说不出口了。

第五章:酒吧

大街上,夜风钻着行人的袖子,林依然仿佛感官尽失地漫无目的的走着。

凉风吹得她清醒了些,手腕胳膊被粗鲁对待后的疼痛此刻清晰无比,胃还在翻涌,不敢去回忆刚刚的一幕幕。她曾经天真,自以为天下人不信她她也还有肖沐阳。如今只怕事实是肖沐阳才是最不相信她的那一个。

一朝代孕,她以为无声无息的付出可以不给肖家不给肖沐阳增添对她的愧疚,此刻才知道对别人的仁慈转换回来的残忍都伤在自己身上,肖沐阳的话足够将她凌迟,如针一般不停歇地刺进她的心口。

出来酒店原来已经到了深夜,行人车辆都欢快地奔往属于他们的归属地,林依然莫名地觉得悲哀,她曾经以为这座城市有她的家,现在竟然流落到不知道该往何处去。

这座城市除了肖沐阳给她过的信念让她可以扎根,离开他竟然自己真的一无所有了。

冷风从衣物破漏的地方灌进来,林依然跟着昏暗的路灯漫无目的的走着,拐角处却突然热闹起来,欢颜笑语的男男女女进进出出,原来是一间酒吧,林依然鬼使神差地走了进去。

热闹与她无关,她只是觉得这里人多,或许可以让自己温暖一些。

她从未来过这样的地方,周围男男女女在灯红酒绿里咧着嘴摇着手,很开心的模样。而她坐在的地方昏暗,表情掩盖在喧嚣和黯淡的灯光里,她突然有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感。眼泪任凭它流下来,擦干了又开始咧嘴笑,像个疯子一样尽情的释放自己……

肖沐阳她一直以为是她的天,原来天塌下来也不过如此,她死不了。一直以来她以为的付出不过是一厢情愿,事到如今她好像什么也不在乎了……

林依然抬眼看着周围,这陌生的环境却可以让自己无限制地释放,她从前约束自己不想让肖沐阳吃醋担心从来没去过夜店,甚至朋友聚会都去的很少,如今她被肖沐阳抛弃,这里或许是最好的治疗室……

“服务员,给我来这里最烈的酒!”林依然抽了抽鼻子,对服务员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来,笑眼把悲伤都隐匿下去了。

殊不知服务员见惯了酒吧买醉强颜欢笑的女人,特别是这种漂亮女人,估计又是被哪个男人抛弃了吧。感慨之余还是把烈酒拿来了,顺带拿了一个酒杯还给她倒好了半杯。

“酒很烈。”服务员还是忍不住加了一句话提醒,这才走开去招呼别人去了。

林依然不以为然,喝饮料一般往自己嘴里灌。半杯下肚,喉咙火辣辣地疼。

“酒原来这么辣。”

林依然吞咽了几下,还不能缓解喉咙里的刺痛感。她放下酒杯,一边扇风吐气,喉咙这才慢慢适应了一点。从前因为肖沐阳不喜她喝酒,她从此滴酒不沾,当然,她本身酒量极差,一杯红酒就能给喝趴下,更何况……林依然握住酒瓶子还想倒第二杯,大脑却已经开始发懵,迷迷糊糊地便倒在了桌子上。

半杯酒便上头了,林依然像缺水的鱼趴在桌子上,却不知道危险正在向她靠近。

地球是圆的,一点也不假。

兜兜转转,林依然进的这一家酒吧,竟然就是顾氏集团旗下的,顾氏集团……市里可只有一个。

今天正好是顾云景从国外回来日子,顾云景,顾氏集团总裁。

公司里负责接待的两个手下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想着送总裁一点特殊的礼物,送男人最好的礼物当然是美女,所以到酒吧来找猎物。

两个人大摇大摆的走进来,目光不放过每个角落,快速打量了一圈,一眼就看到了醉在那里的林依然。

“这丫头片子长的不错,也不像外面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总裁什么美女没见过,可能这种还能有点新鲜感。”其中一个人指了指林依然,对另外一个人说道。

另外一个却觉得林依然穿的有点土气,“你说要是赖上咱们总裁怎么办,看这样子也不知道里面怎么样,这身上包得太严实了!”

“时候不早了!再耽搁下去估计来不及了,那边都通知去接人了。”那一个看了看手机,有些焦急地说道。

“那就这样吧!脸蛋是可以的!希望咱们运气好一点,总裁可以喜欢,让外面人把她弄去,跟酒吧负责人打个招呼,别留下什么幺蛾子!”

“这你就放心好了。”

为首的却总觉得心里有些别扭,可是时间紧迫,也找不到更好的礼物迎接总裁了。

……

于是,酒吧暗道开了起来,几个人抬着林依然消失在了黑夜里。

林依然已经不省人事,根本不知道自己被人剥了个精光,像洗白菜似的洗个干干净净,然后送到了总裁的床上。

女手下做完这一切之后,有些愧疚的看着躺在床上的林依然。她也是一个女人,当然知道她做的这些意味着这女人接下来要承受什么,可是上头命令她哪里可以拒绝,上头还算有点人性,没有让那些男人直接上手,这可怜的姑娘只能自求多福。

一切准备就绪以后,始作俑者带着女手下有说有笑地离开了。

顾云景一下飞机,接待的助理便立马把总裁接上了车子,他有些疲惫地靠在车座上,这一趟在外时间确实长了些,还是国内待的舒服。

总裁可根本不知道迎接他的惊喜是什么……

助理把总裁送进房间,便笑嘻嘻地告退了。

顾云景一手解开衣服一边走进了浴室,浴缸里已经放好了温度适宜的热水,一天行程终于可以好好的放松一下,顾云景悠闲地享受着其中乐趣。泡好了之后,顾云景起身,随手拿过毛巾擦拭身上的水珠。还有遗落的水珠顺着完美的肌肉线条滴到地板上,小麦色的肌肤,匀称有致的身形,顾云景平时一身西装恰好遮住了这堪比男模的身材,也终于在洗澡放松的时刻得以展现。

放松之后当然是彻头彻尾好好睡一觉,顾云景走进房间拉开被子一角便躺进了被窝里。

他刚要躺下,却突然碰到一个软软的东西……如果他没感觉错的话,那应该是一个人的身体,而且,手感很像女人。

顾云景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这七星级的酒店难道还可以马虎到开错房间?连有人的房间都能给他住进来……不过转而一想,这房间可是公司里手下安排的,也是跟着他们进来的,按理来说不会出这档子错误……

“给我出来,解释一下为什么会在房间里。”顾云景沉声说道,不禁有些怒火。

可惜,回应他的只有沉默。

很好……竟然无视他。

顾云景睡意全无,心里只想看看谁这么胆大,可以躺在他的床上。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掌中云”,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龙威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