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周平李思思在线阅读_我接私活的那些年作者喷墨的章鱼

周平李思思在线阅读_我接私活的那些年作者喷墨的章鱼

作者:喷墨的章鱼

类型:言情

大小:12.9MB

时间:2018/11/01 14:38:21

内容概述:都市小说《我接私活的那些年》讲述了:为了生活,男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都市小说《我接私活的那些年》讲述了:为了生活,男主周平去找了一个专门为了女人服务的兼职,就在周平以为自己做不下去的时候,终于来了一个单子,彻底的改变了他的命运。

我接私活的那些年周平李思思小说

第一章 深渊

曾经我以为自己会像一个普通人随波逐流,被繁华的大都市无情的吞没,直到那一天,突然撞上来的艳遇改变了我的一生。

我叫周平,时常穿越在人潮中,无论风吹日晒,城市的各个角落里都可以看到我的身影,说简单点就是送快递的,这活有很多空闲的时间,我就跟着几个老同志学起了按摩的手艺。

像那种正规按摩,生意惨淡的很,倒是有一种新兴职业催乳师,薪水高,来活快。

提起这个行业,很多人都半懵半懂,其实就是靠着中医推拿手法,解决产后的辣妈无乳或者贫乳的症状。

只是男性催乳师需要与女性私密的地方接触,有诸多不变,为了打开门路,我装起了瞎子!

很多人对我选择的这个职业嗤之以鼻,刚开始做的时候,一个生意都没见到,看着自己掏钱办得证书,我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当我决定将这门“手艺”放弃的时候,同行的老李给我介绍了个私活,说有个女的需要年轻力壮的催乳师。

本来就缺钱,我当时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按照老李给我的地址,装着瞎子的模样,来到了别墅区。

门口的保安凶神恶煞的,在知道我是瞎子后,说话才客气了点,领着我到了三排二栋。

第一次出活,心里难免有些小激动,当门打开的时候,里面竟然站着一个长得很标志,身材火辣性感的少妇!

这张脸美的让人窒息,胸前的两对柔软将白色的衬衣撑得鼓鼓的,从扣子间的距离,可以看到白嫩的沟壑!

紧致修身的修身的黑色套装,被蕾丝丝袜包裹的玉腿平添了几分成熟的风韵。

这身材绝对是世间少有的尤物!

而让我无比震惊的是,她竟然是我公司的老板,李思思!

李思思皱了皱眉,不屑的问道。

“对,我就是,保安把我送到门口就走了。”

我上班的快递公司规模不小,送快递的起码有二三十来个,平时根本见不着李思思。

上门服务的时候,我带着黑墨镜,她根本没认出我来。

“进来吧!”

我愣在门口,有点紧张,有点慌,李思思竟然连一点关爱残疾人的意识都没有,连搀都没搀一下。

我摸着门框,慢慢的往里面挪,尽量的演得逼真一点,可李思思在房间里任何的举措我都看得清清楚楚。

知道我是瞎子,她在自己家里完全的放松了下来,将身后内衣的纽扣解开,被束缚着的硕大物体差点从衣缝里弹出来。

我当场就看懵了,果然,很多女孩子在家里,是不喜欢被凶兆束缚的。

“换鞋,你的鞋子脏死了!”

我刚迈进去一步,李思思顿时一脸嫌弃。

我尴尬的退回去,将运动鞋给脱了下来,经常上下楼的跑,我这脚,味道难免不是很好闻,一股股酸臭的味道直往里面涌,本来就嫌弃我的李思思,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你几天没洗脚,这么臭!”

李思思的玉手在鼻子前扇了扇,我尴尬的老脸都红了,急忙换上拖鞋,味道才好了一些。

李思思穿着黑色的丝袜,两个粉嫩的小脚丫涂抹着鲜红色的指甲油,坐在沙发上,轻轻的晃动着小脚。

不一会儿,一个身宽体胖的中年男人从卧室走了出来,犀利的眼神在我的身上扫了两眼,面上流露出几分怨毒。

“行啊,你这骚货是不是一天不干你,你就在想那种事儿,你们家的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中年胖子指着李思思骂了起来。

“赵大宝!要是你的家伙能用的话,我会费这么大的功夫去找偏方?也不看看你的德行,废物一个!”

李思思嘴角一扬,冷笑着骂着,丝毫没给胖子一点脸色!

“我废物?老子当年怎么把你上的嗷嗷叫的时候你忘了?臭婊子,从里到外都带着骚劲!”

胖子脸一横,下巴的肥肉哗啦啦的晃动着。

从他们的对骂中,我总算明白过来,这胖子八成是以前把身体给浪荡坏了,不中用了,李思思找我来,就是给他的丈夫治病!

我顿时有些懵,当初跟老师傅学催乳的时候,也学了几天推拿,但功夫没学到,倒是学会了哄人的本事,反正为了提升出活率,我啥牛皮都敢吹。

什么按摩推拿可壮阳延长时间的牛皮都吹了出来!

我现在是叫苦不迭,要是治不好还不碍事,给人家治的伤上加伤,那问题就大了。

这不,两个人骂着骂着,那是愈演愈烈!

“上次你找那个卖药的,我就觉得你俩有问题,你是不是在外面找人了?要是让我发现,老子弄死你!”

胖子的脾气相当的火爆,恨不得将李思思按在沙发上搞一顿!

李思思完全忽视了我的存在,不停地回骂着赵大宝。

“行,你个骚货可以,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胖子的自尊心被无情的践踏了好几次,终于火山爆发了,一把将李思思按在沙发上,粗糙的大手伸进她的领口,使劲的搓揉起来。

我在场,李思思半推半就不好说话,中年胖子的胆子就更大了,觉得伸进衬衫里不过瘾,双手猛的一拉,衬衫的扣子就嘭的一声,弹射到了地上。

李思思穿着一件黑色的蕾丝花边内衣,大片大片的雪白展露了出来。

胖子粗糙的大手,将那柔软的地方揉搓成各种形状,场面壮观到了令人无法想象的地步!

如此香艳的场面,是个正常人都吼不住,何况我还是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少年,不知不觉就有了反应,幸好我掩饰的好。

这要是被两位正主发现我是个假瞎子,事儿就大了。

李思思依旧在骂着,渐渐的声音就变得跟小猫一样,尤其是当胖子的脸埋进了她柔软的地方,开始啃的时候,她陶醉的神态,仿佛进入了温柔乡。

我竭力压制着躁动不安的情绪,愣愣的站在两个人身前,看着他们各种表演。

赵大宝仍旧是一脸的不满足,肥厚的手快速往下移。

李思思的下身就穿着一条紧身的裹臀短裙,她挣扎着拒绝,两腿之间的风光,我看得真真!

她的双腿不断的搓揉着,时不时的浮现痛苦并又享受着的表情,看得我火急火燎。

赵大宝的手毫不留情的伸进了裙底,手指拨弄着两腿之间的隐蔽地方,虽然隔着丝袜,隔着内裤,可李思思身体上传来的反应一点都不小。

两条被黑丝裹着的玉腿将赵大宝的手指夹在了中间。

“果然是个骚狐狸,还没弄两下都湿了!”

赵大宝冷笑了一声,吃力的从的李思思的双腿中抽回了手指,我清晰的看到手指尖带着跟丝线一样的粘液!

“湿了又怎样?还能指望你这个废物?老娘就算用手自己摸,都比你这个废物强!”

李思思一阵冷嘲热讽!

“好,你个婊子,给我等着,老子今天非上了你不可!”

三番五次的被刺中要害,赵大宝火爆的性格怎么能忍,双手扯着李思思腿上的黑丝袜,猛地一拉!

只听刺啦一声,丝袜应声断裂,赵大宝的手直接伸进了她的内内里,搅动起来!

第二章 现场

李思思娇俏的脸蛋上浮现了跟桃花一样的绯红,紧致修长的双腿来回的扭动,赵大宝的动作显然是刺激到了敏感点。

“你想干什么,这里还有人在呢。”

赵大宝猖狂的动作碰触到了李思思的底线,她红着脸轻咬着嘴唇,小声提醒着。

“怕什么,不过就是个死瞎子罢了,他又看不见!”

赵大宝根本不知道我能看得见,另一只手放在李思思的罩罩里,疯狂的搓揉着,由于物体过于硕大,他的手呈不下,软软白嫩的一坨,溢了出来!

李思思看赵大宝没有停下来的迹象,也就不再挣扎,脖子都红了一大片。

赵大宝兴许是急了,将李思思的内内扯下了一大半,手指来回的拨弄着。

没想到平时高冷的李思思,现在却在我的面前如此的放荡。

李思思被刺激的不要不要的,她白嫩的藕臂若有若无的在赵大宝的裤裆蹭来蹭去,直到发出一声长而有力的娇喘,浑身酥软的躺在了沙发上。

身上被撕扯的痕迹,表明着赵大宝的内心多么渴望做那种事儿!

李思思躺在沙发上,有浪过以后的满足,可我从他的眼角看到了一丝被隐藏的很深的失望。

也对,手指哪能比得上真家伙?

他们的所有举动,我尽收眼底,鸡儿邦邦硬,可谓是举步维艰,顶着裆疼。

“你真的会中医推拿?”

赵大宝搞了大半天,自己的兄弟一点反应都没有,是相当的恼怒,休息了一回儿,将注意力放在了我的身上。

人啊,都是这样,抓住任何机会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如果你能治好他的话,我给你五十万!”

就在我准备拒绝的时候,李思思整理了衣服,严肃的道。

五十万!

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自从大学毕业以来,我每个月的工资都不超过五千,买车买房跟做梦一样,想都不用想!

要是有了这五十万,我完全可以付个首付,再买辆小车,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

“祖传中医推拿,百年老字号,但是你的病能不能治好,我也没有十分的把握。”

我故作出一副高深的样子,为了这五十万,老子豁出去了。

赵大宝将信将疑,一双贼眼在我的身上打量来打量去,看他谨慎的样子,估计没少被坑,像他这种渴望勃起的冤大头,是人都得宰他一顿。

“你是不是经常腰膝酸软,嗜睡多梦,浑身乏力?”

看赵大宝不太相信,我搬出了跑江湖的那一套!

赵大宝顿时眼前一亮,紧紧的抓住了我的胳膊满脸激动“神医啊,你简直就是神医,快请神医救救我吧!”

我的胳膊被他拽的生疼,这肥猪差点没给我跪下来,我连忙摆手让他不要这样。

“改日子不如撞日子,这样吧,我现在给你推拿一番,看看有没有效果。”

我急着拿那五十万,今儿天还早,我的背包里恰好带着温养肾部的药。

赵大宝乖巧的躺在沙发上,在李思思起身的时候,还不忘在她的大腿内侧搓揉了两把。

“等老子恢复了,就收拾你!”

接下来,我便给赵大宝进行了一番详细的中医推拿,这头猪真够肥的,为了让他感受到推拿的效果,我特地加重了药量。

然后又在他的腰部,以及根部附近来回的搓揉,刺激周遭的穴位!

大约按了有二十来分钟,赵大宝突然满脸狂喜的指着自己的下面“这里热乎乎的,有反应了!”

惊奇的不光是赵大宝,连李思思也一脸的愕然,她走赵大宝的跟前,还有些不敢置信。

“老子现在就想上你!”

赵大宝才有了一丁点的反应,就像看到了希望的曙芒,也不管累得气喘吁吁的我,一把将李思思拉在怀里,亲上了她的嘴!

李思思挣扎了半天,也没逃过魔嘴,粗糙的手放在了她柔软的地方,掐揉着,上下其手,李思思呜呜的说不出来任何的话,上下两张嘴都被堵住了!

李思思想从他的身上下来,赵大宝猛地起身,拦腰将她放在了沙发上,顶着自己的兄弟就往她敏感的地方去蹭!

李思思本来就很湿润,被这么一刺激哪还受得了,死死的缠着赵大宝,两个人演了一出合体的戏!

我狂咽着口水,呆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幕,这场面比看毛片刺激多了,我的兄弟涨的发疼,裤裆都顶起了大帐篷。

那些药物只不过是一些能让身体起热的护理药剂,疗效快,实际上没啥卵用,就算有些作用,也起码得好多次以后才见效!

赵大宝是心急,鸟更急!

“麻的,你这药到底有用没用!”

蹭了老半天,还是没半点反应,赵大宝急了,放弃了继续摩擦,恶狠狠的瞪着我。

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这家伙浑身上下透漏着一股兽性,让人不寒而粟。

“当然有用,可也不是你这么用的啊?想要完全治愈起码得半年,这事儿得慢慢来,不能急,而且得加上一些外物刺激才可。”

我急忙劝慰道,这同样也是我的后路,五十万虽然不足以亡命天涯,但离开这座陌生的城市又何况不可?

“我就信你这一次,要是没用的话,老子立马宰了你!”

赵大宝提上裤子,瘫软的靠在了沙发上,一双贼眼滴溜溜乱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被挑起了兴趣,却没有被满足的李思思衣衫不整的靠坐在旁边,一脸的幽怨。

“对了,你是不是会那个什么?催乳是吧?你给她催催看!”

赵大宝突然冷冷的说道。

“赵大宝,你疯了吧,我又没怀孕,你让他给我催乳干什么!”

我都还没反应过来,李思思就开始抗拒了,我有些迷糊,不太懂赵大宝这么做的原因。

“没奶就不能催了?我说能就能,你要不按我说的做,老子砍死你!”

赵大宝猛地一拍桌子,发出一阵脆响,我吓得魂都差点丢了。

“他一个瞎子又看不见,你怕个奶子!你要是不让他那么做,老子让你一分钱都没有!”

看李思思没半点反应,赵大宝压低着嗓音威胁道。

李思思愣了愣,无奈的叹了口气,将遮掩在身上的罩罩给脱了下来,娇柔白嫩柔软的地方,嘣的一下释放了!

第三章 变态的要求

李思思的身材那是没的说,当完全解开了凶兆的束缚以后,这对D罩杯的柔软便再也没有了限制,娇挺不走形,饱满莹润的让人垂涎欲滴!

都说女人在褪下内内的时候,是男人最兴奋的时候,其实并不尽然。

李思思的这对大波,可要比我遇到的那些身材臃肿,体态肥胖的中年妇女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就算大,却不走形,仍然能保持着圆滚滚的形状,称之为尤物不为过。

“瞎子还愣着干嘛,赶快揉啊?”

坐在一边的赵大宝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咽了口唾沫,走向了沙发后面,正对着李思思的身体,从上往下看,挺拔的柔软像是两座小山,深邃的沟壑充满着异样的魔力。

我不敢盯得太久,怕被这两人发现端倪,双手顺着李思思披肩洒落的长发往下捋。

先是放在她的肩膀上,按摩了一番,很多产后护理的辣妈在进行这种事儿时都会感到紧张,我按摩她的肩膀,会让李思思感到放松。

本来李思思的身体紧绷的像是一根发条,看她的样子,像是从来没有被一个陌生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

我的按摩轻柔缓慢,力度适中,并时不时的刺激她耳后以及脖颈的穴道,不到一分钟,她就舒服的喘了口气。

之后我的手顺势往下滑,已经碰触到了柔软的边缘,但仅仅只是轻轻的碰了一下,李思思就像是触电了一般,浑身发抖!

旁边的赵大宝贪婪的注视着一切,偶然发出的笑声带着几分兽性。

既然赵大宝都无所谓,我也就没必要拘谨,双手慢慢使劲,顺着那深深的沟壑往下滑动,围着胸转了一个大圈!

“啊!”

我的手上带着几分巧劲,滑动的时候,刺激着周围的穴道,本来这里就比较敏感,被我这么一刺激,李思思一时间没忍住,呻吟出了声!

“果然是个骚狐狸,还没被摸两下就成这样了!哼!”

赵大宝骂骂咧咧,搞得我都不敢继续了,他瞪了我一眼“停下来干嘛,继续揉啊,我没说停,你就不准停!”

无奈下,我便继续画着圆圈,尽量的不碰触更为敏感的地方,饶是如此,李思思的脸蛋乃至胸前都红了一大片,仿佛能挤出水来。

由于过度的敏感,她轻咬着红唇尽量的不发出声音,可偶然间还会哼哼两声。

周围的穴道刺激完了,按照正常的程序,说专业点就是对胸部进行挤压按摩,通俗点就是揉,不顾一切的揉。

如果孕妇的奶水积聚在里面不出,就需要这种按摩的手法来刺激,既然李思思没有生过孩子,那我完全可以随便点。

这对硕大的D奶,在我的掌中变换成各种形状,力度忽重忽轻,不到三分钟的功夫,李思思柔软的地方出现了淡淡的手印。

此刻的她早已控制不住身体上的反应,双腿止不住的摩擦着。

赵大宝看得很起劲,时不时的将手放在裤裆那,看看有没有反应。

手掌中传来的柔软舒适的感觉,一次次的刺激着我的大脑皮层,帐篷都顶到沙发了,我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念叨着自己要心无杂念,适才有了一点好转。

此刻的李思思早已意乱情迷,赵大宝看到自己的兄弟还没反应,从冰箱里取出了根黄瓜,递给了李思思!

让我无比震撼的是,李思思顺手就接过了黄瓜,在自己隐蔽的隔着小内内的地方轻轻的摩擦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我当场惊呆了,这完全不亚于拍片现场。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尽量的将目光移开,免得将沙发捅出个大洞来。

我完全没有想到,在进行一番刺激以后,李思思会迷了心智,跟吃了春药的效果差不多。

“真特么骚,估计给你牵来一条公狗你都敢上!”

被赵大宝一刺激,李思思顿时清醒了过来,在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后,连忙将黄瓜扔到了一边,身上的衣服也不收拾,迈着急促的步伐走向了卧室。

我望着她娇俏的S曲线,渐渐陷入了失神。

“这张卡里有二十万,密码6个3,你要能治好我的病,剩下的三十万会立即付给你,如果你想中途逃跑,随时都能要了你的命,对了,明天中午别忘了!”

赵大宝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连连点头,然后学着盲人的样子,踉跄的走出了房门。

第二天,我早早的去快递公司报道,今天的件不多,两个小时就能搞定,我刚骑着三轮车往外走,就遇到了穿着连衣短裙的李思思。

她看都没看我一眼,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向了办公室。

等到送完了快递,我按照赵大宝约定的时间,准时到了别墅门口。

今天的李思思穿着一身常常在岛国杂技中才能看到的制服,上身紧致的白衬衣,根本裹不住她那豪迈的柔软,齐臀的短裙,更是遮掩不住那紧俏的双臀。

不用于昨天的是,她穿着肉色的丝袜,以及一双黑色的高跟鞋。

再加上她戴着的黑框眼镜,简直是苍老师的高级版!

最为主要的是,李思思的手里握着一根黄瓜,不由自主的让我陷入了奇妙的臆想。

李思思白了我一眼,我摸着门框走了进去,没过多久,就开始给赵大宝按摩。

他的身上都是肥肉,一条一条的,我按了半天,顶的上好几天的工作量,好在没多久,赵大宝的身体再度出现了反应!

“赶快把衣服脱了!”

赵大宝嘶吼了一声。

“你……你又要做什么?”

李思思皱了皱眉,极度的不情愿。

“大夫说了,需要外力刺激,你再啰里吧嗦,老子撤了你公司的资金!”

赵大宝的身体好不容易有了反应,哪还顾得上其他。

被他这么一威胁,李思思便当着我的面,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脱了下来,不到一分钟,一具完美的胴体便一丝不挂的展露在眼。

“把这玩意塞进去!”

第四章 要我和她做

赵大宝拿着黄瓜恶狠狠的吼道,我站在一边,当场就懵住了!

这根黄瓜刚刚从冰箱里拿出来,冰的手疼,上面都是毛刺,这要是塞进去,李思思不得痛苦死?

“赵大宝,你特么疯了吧!”

本来还迎合着赵大宝各种要求的李思思,当场就恼了!

这么粗的一根大黄瓜,谁能受得了?

“费他么什么话,你要是不塞的话,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愿意塞,行,明天我就撤了你快递公司的资金!”

赵大宝没有留分毫的情面,作势就要去打电话!

李思思除了只能冷冷的瞪着他外,不敢再有半分的反抗。

“行,我赛!”

李思思接过黄瓜,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他们完全不知道我是个瞎子,所发生的一幕幕,我都看得真真,等会李思思就要搞事儿,我得瞪大着眼睛看着,有墨镜给我打掩护,我怕啥!

李思思此刻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她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神圣的地方尽皆袒露出来,这根黄瓜粗又大,想要塞进去,无疑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情!

但为了保住自己的快递公司,她必须得这么做!

李思思贝齿轻咬着嘴唇,慢慢的往里面塞,仅仅只是进了个头,她就痛苦的呻吟出声,我看到那隐蔽的花蕊正慢慢的往两边张开,花蕊被撑得快变了形!

“别停继续塞,我似乎有点感觉了!”

赵大宝坐在一边,瞪大着眼睛死死的盯着李思思的一举一动,时不时的将手伸进裤裆里,拨弄自己的老二,看有没有反应。

直到这根黄瓜进去了一多半,李思思疼得额头直冒汗,汗珠顺着脖子往下滑,落在了娇柔的地方上。

我悄悄的咽了口唾沫,这一幕实在是太香艳了,我没想到,李思思为了保住自己的公司,真的愿意这么做!

也在赵大宝的身上看到了一点,只要你有钱,任何女人都可以变成你胯下的的奴隶。

“行,不错,这感觉越来越重了,老子等会就要弄你!”

今天我给赵大宝吃了几味能明显壮阳的药,但维持的时间和所引发的生理现象是断然不可能让他勃起的!

粗懂医术的我可以看出,赵大宝的根早就烂透,就算华佗复生,也绝无勃起的可能。

他之所以会觉得有反应,只是药物引起的热气,撑不了多久。

为了能让赵大宝勃起,李思思也费了老大力气,双手在身上来回的搓揉,而那根黄瓜在被强制塞进去后不久,被爱液一润滑,竟然能够来回的套弄!

渐渐的,黄瓜在李思思的体内越来越顺,李思思的脸上也浮现了一抹淡淡的红潮,微微的呻吟出声。

这般刺激,我早就硬的能捅人,甚至连铜墙铁壁都能捅个稀巴烂,唯独赵大宝一点作用都没有,双手扶着自己的老二拨弄了半天,还是那股叼样!

“麻的,老子不信你硬不起来!”

赵大宝冷哼了一声,起身走向李思思,将她一把按在床上,猛地拔出了插在她下体的黄瓜。

李思思痛苦却又享受的呻吟了一声,大腿摆成了W形,能将自己的私处毫无遮掩的展露出来。

我看着这诱人的动作,体内似有一股洪荒之力在涌动,将我的意识逐渐的淹没。

赵大宝蹲下来,握着自己的玩意,在她早已泥泞不堪的下体上蹭来蹭去,还真别说,蹭了那么几下,真有了坚硬的迹象!

但仅仅支持维持了几秒钟,就再度软下来,赵大宝还没来得及插进去,就不行了!

“该死,不弄你这骚狐狸,老子心里就不痛快!”

赵大宝彻底疯狂了,一把抓住李思思的头发,将她的头拎了起来,朝着自己的下体塞。

一开始,李思思很不情愿,抿着嘴不愿意张口,被赵大宝言语威胁了两下,无奈的张开了嘴,将赵大宝的根含在嘴里,来回的套弄了起来!

赵大宝一脸的享受,那模样就像是飞上了天,可他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滚吧,臭婊子!”

气急之下,赵大宝一把将李思思推到了一边。

李思思本就是一个瘦弱的女性,踉踉跄跄的差点磕着茶几角,膝盖上,胳膊上都是淤青,她望着赵大宝,眼神里充满了憎恨与怨毒。

“周医生,你今天晚上就住在这儿吧,明早再给我按摩按摩,我感觉很快就有效果了。”

赵大宝拍了拍我的肩膀嘱咐道。

我点了点头,现在上了贼船,很多事我还真得听赵大宝的安排,不然这家伙肯定会想法子来弄我。

我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那正穿着衣服的李思思,这娘们哪都好,女乃子大,臀也肥,就连长相也是万人迷的那种!

赵大宝走了,独留叶思思一个人在客厅,径自的发呆。

说实话这娘们确实挺可怜的,被强行的塞进一根黄瓜,估计现在下面还肿着呢。

但细细一想,人家再怎么说也榜上了大款,有车有房还有自己的公司,轮得着我来可怜吗?

我特么还不如她呢!

我在她的身上恋恋不舍的扫了一眼,就装作瞎子的样子往客卧的方向摸,为了让所有人都信服我是一个真正的瞎子,我还特意演了一出差点被绊倒的戏!

不过,冷脸的叶思思压根就没有过来帮忙的意思,这让我非常的恼火!

五千年的文化传承,怎么到了这些人的手里就变味了呢?怎么连关爱残疾人的传统美德就此葬送了呢?

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脑子里全是这两天看到的画面,记忆最为尤新的则是李思思那娇柔的身段,以及今天往下体塞黄瓜的场面,想想就让人情不自禁!

到了凌晨左右,我才沉沉的睡起,可渐渐的,我感觉到有人走近了房间,一开始我以为是错觉,直到有人走到我的身边,压低着嗓音说了一句话,我就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冷水,瞬间清醒了过来!

“瞎子,你给我听好了,等会我要让你跟那娘们做,懂不?”

第五章 帮我打飞机

赵大宝的语气中蕴含着浓浓的威胁意味,仿佛只要我不答应,就会立即将我按在床上揍一顿。

他身宽体胖的,跟个肥猪一样,一身的肥膘,我是有点小功夫不假,但要真跟人家打起来,还真不一定是他的个!

所以我果断的点了点头!

“行,跟我来,我拉着你去卧室!”

赵大宝话语完毕,将我从床上扶了起来,我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浑身上下就一条小裤衩,还必须得伪装成瞎子的模样,别提场面有多尴尬了。

模模糊糊的到了卧室,除了客厅朦朦胧胧的灯光以外,整个房子都处在黑暗之中,灯光的映衬下,我清晰的看到大床上躺着一具娇柔的胴体,身上只穿了一件粉色的滑丝短裙睡衣!

而叶思思睡觉的姿势也未免太诱人了,纤长白嫩的玉腿裹着半边被子,侧面的光滑肌肤毫不保留的展露出来,从那微微侧翻的裙底中,我可以清晰的看到这娘们下面神圣的地方!

卧槽,这娘们竟然没穿内裤,这特么不是要我的老命吗!

“瞎子,我已经给她下了药,不到时间不会醒来,你放心弄,没有人会怪你!”

赵大宝继续怂恿着我,丝毫不介意那躺在床上的是他自己的老婆,我点了点头,这种好事儿以后你需要的话,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我摸黑进入了卧室,里面更是看得清清楚楚,临得近了,我适才发现,这个房间里的摆设和格局更像是酒店里的情趣房,在角落的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情趣用品!

当然最为醒目的当属赵大宝跟叶思思的婚纱照,他竟然要我在他的床上做这种事情?未免太羞耻了吧!

“你看什么?难道你这瞎子是装的?”赵大宝看我在房间里若无其事的扫来扫去,疑惑的走到我的跟前。

我身体顿时一颤,麻的这赵大宝的智商不低啊,我立即拿出自己熟练的动作,来回的扭动脑袋,尴尬的说“赵老板,我不知道你的床在哪?”

赵大宝一听到这话,脸上的疑惑消失了个干净,他拉着我的胳膊,往床的方向挪动。

我跟叶思思的距离也越来越近,只差最后的几步,就可以靠近她的身体,而在此刻,赵大宝猛的一推,将我推向了叶思思。

我的重心不稳,直接抓住了叶思思的身体,那娇柔的地方顿时传来一阵阵柔软舒适的触觉,我的身体就像是被注入了鸡血一般,顿时亢奋起来!

既然赵大宝都说叶思思被迷晕了,我完全可以为所欲为,何况这房间里面灯光很暗,而赵大宝想要营造出那种偷窥的感觉,站在外面,只给门留了道缝隙,正贼眉鼠眼的往里面偷看。

“你小子乱摸什么,那有啥意思,你该怎么搞就怎么搞,舔她,弄她,插她啊!”

赵大宝兴许是觉得自己的玩意还可能拯救,在我的耳畔急促的催促着。

我心里咒骂不停,你特娘的真会说,我是个瞎子,哪知道b在哪,还不得先摸摸看,等确定了位置才能上!

心里这么想,但我却不敢这么说,在叶思思娇柔的地方摸了好一会儿,过了把瘾后,我才往她的下身攻了过去,最近这几天光看她跟赵大宝那个废物一起搞了,压根就没将我当作回事。

现在这个机会就在眼前,我得尽情的发泄自己心中的烦闷,让这个娘们好好的知道老子的厉害!

然而就当我将裤子刚刚脱下来的时候,那躺在床上的叶思思眼睛突然眯成了一条缝,冷冷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我!

我此刻是个瞎子,哪怕看到这个眼神,心里无比的惊惧,可我仍旧是害怕不已!

赵大宝那家伙不是说已经下了药吗?怎么这才两分钟不到,叶思思就醒了?

你到底从哪买来的假药啊,这不是坑人吗!

我心里咒骂不已,可还是得装着瞎子的样子没看见,手指在她隐蔽的地方拨弄着。

“等会你跟我把这出戏给演完!”

叶思思的声音很低,像是蚊子哼哼,可我还是听的很清楚,无奈之下,我点了点头,这一切的动作,都没有被赵大宝发现!

“瞎子,你特么的墨迹什么呢,还不赶快上,老子都等不及了!”

门外的赵大宝等得不耐烦了,大声的喊道,我顿时一脸懵逼,这下该怎么演?

我只能褪下裤子,身体往叶思思的方向靠,这娘们一脸的嫌弃,从心底里她就看不上我这个靠给人按摩的瞎子!

我的龍根靠的越近,那种令人迷醉的味道便越发的浓郁,加上两天没洗澡,难免会有些异味。

就在我即将靠近叶思思隐蔽的地方时,她的双手将我的龍根悄悄的夹住,由于我压在她的身上,遮挡了视线,赵大宝在身后根本看不到!

“叶思思,你别特么装了,我压根就没下药!”

就在我正体验着自己的龙根被抚摸的强烈感觉时,赵大宝的一句话,顿时让我的内心一怔!

麻的,敢情是局中局,我竟然被他们两个人同时给利用了!

“哎呦喂,我一直都好奇你给我下药干啥呢,原来是干这种事儿!赵大宝我可是你明媒正娶的老婆,你竟然让一个瞎子来搞我!你还要不要脸!”

叶思思被揭破以后,也就不再掩饰,起来对着赵大宝一通的大骂。

“少特么废话,我今天就是要让瞎子弄你,你要是敢反抗的话,你银行的账号立马冻结!”

钱是很多人的软肋,叶思思也毫不例外,她被这一句话当场就说懵了,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最后无奈的躺在了床上,两条玉腿直接缠上了我的腰部!

麻的,这娘们的动作也忒骚气了吧,也不管有没有征得我的同意就敢这么搞!

不过能见到美女老板在我的面前这么放荡,我牺牲一点也值了!

既然赵大宝都已经威胁了,我看这娘们还敢反抗不!

我一无所惧,挺着早已坚硬不已的兄弟,往她的私处慢慢的捅去!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花花中文网”,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龙威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