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沈昕悦霍钧霆小说_幸得相逢未晚时沈昕悦小说阅读

沈昕悦霍钧霆小说_幸得相逢未晚时沈昕悦小说阅读

作者:芳芳不方

类型:言情

大小:8MB

时间:2018/11/01 14:11:36

内容概述:主角是沈昕悦霍钧霆的小说幸得相逢未晚时是芳芳不方所...

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29451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主角是沈昕悦霍钧霆的小说幸得相逢未晚时是芳芳不方所著的一部现代言情小说,沈昕悦是一个被丈夫抛弃的女人,但这并不是她的错,而是那个渣男出轨,而霍钧霆却是一个像天神一般的豪门总裁,他们之间本是两个世界的人,却纠缠在了一起!

第一章 意外捉奸

夜已深,窗外雷鸣电闪,女儿高烧一发就是39度,让我担心不已。

打电话叫老公给我转点钱带孩子去看病,他却说他的卡已经透支,叫我等他应酬完了回来再说。

我等得了,可是女儿有先天性心脏病,高烧极易引发她的心肌炎症,后果极有可能是致命的!

我抓着电话恳求。“老公,米米烧得太厉害了,你就不能和上司说一声先回来吗?”

对面传来不耐烦的声音。“我昨天刚给你的钱,你今天就又问我要,我哪来那么多钱?再说她发烧跟家常便饭一样,你别总打电话过来捣乱行不行,说了这两天总公司来人视察,最近的应酬对我的前途很重要,你不想我升职了?!”

电话被挂断,我忍着委屈,心疼地不停拿酒精擦拭女儿小小的身体,我知道许光远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不容易。

要不是婆婆今天打麻将输了钱,跑到家中把他才给我的生活费都给抢走了,还把流感传染给米米,我也不可能一遍遍打电话骚扰他工作。

此刻我没功夫怨天尤人,只恨自己身为家庭主妇毫无经济来源,连给孩子治病的能力都没有!

手机传来信息提醒,我本以为许光远报怨归报怨,还是打了钱给我,可按开信息却只看到一条文字,说了他现在的位置,叫我自己过去拿钱。

女儿的情况紧急,我顾不上多想,赶紧找了点零钱抱起孩子出门。

雨太大,好不容易才打了辆车,到了地方我才发现,许光远发给我的门牌号码居然是一家名为激情四射的情趣酒店!

我抱着孩子疑惑地询问了酒店前台,对方说他的确在那里订了一间双人房,并且已经带了太太入住。

此刻我终于意识到了事情不对,可是米米的高烧容不得我迟疑,我只能怀着无法言说的忐忑抱着孩子上了楼。

找到信息上所说的房间,一道让我不知所措的声音随之而来。

“嗯……光远”

女人的叫声透过门板传入耳中,我想按门铃的手瞬间僵在半空,细看才发现,那门竟然没有关严,还留着一条明显的缝隙。

“宝贝儿,翻个身,你的身材好棒!瞧这S型的曲线,美极了……”

真是许光远的声音!我的血液仿佛瞬间被抽尽,全身发冷到止不住颤抖……

里边的女人嗲嗲地笑出声来。“那是我美,还是你老婆更美啊?光远,说好了我提拔你做上总经理的位置你就和她离婚,我今天已经把报告打上去了,你怎么还不离呀?”

男人却是避而不答。“宝贝儿,别在这种美妙的时刻提那讨厌的女人,多扫兴啊!认真点,正爱你呢!”

房中传来更加激烈的声响,我的脑子一片空白,直到米米发出不舒服的吭唧,我才蓦然惊醒过来,硬起头皮推开了房门,抱着孩子走进去。

许光远光着身子,只脖子上系了条领带,被她的顶头上司刘雨欣扯在手中,两人以一种与狗无异的造型亮相在我眼前,叫我直想吐!

我的出现明显吓了许光远一跳,他像只剥了壳的虾子一样跳了起来,目瞪口呆地望着我。

“沈昕悦?!”

第二章 像个泼妇

我一眼都不想看那对狗男女的丑态,低头在一堆衣物间找到了许光远的钱夹,捡起来把里边的现金全数抠了出来,塞进自己的包里。

我抱着孩子转身要走,刘雨欣披上浴袍飞快地拦住我。

“既然来了,别急着走啊,光远,这种情况下见了面,不想和你老婆说点什么吗?”

许光远匆匆捡起他的裤子穿上,走到我面前质问。“谁叫你来的,赶紧走!”

我第一次认识这个人一般认真看了他一眼,只觉那张曾经万分亲切的俊脸突然变得那么丑陋陌生!

过去我正是因为信任才爱上他,现实却如此打脸的给我一耳光!

“我是要走,你想留也留不住,但是走之前,请把你从我这里拿走的一切全都还给我!”

沉重的打击叫我无法控制地咆哮出声,全身剧烈颤抖,眼泪涨得我双眼涩痛。

对于我的发作,许光远神色复杂地愣了一下,刘雨欣却是阴阳怪气地笑出声来。

“唉哟,你拿了她什么啊?瞧瞧这歇斯底里的模样,真像个泼妇!”

我用尽所有怨毒看向那个设下陷阱逼我面对现实的女人。

“泼妇又如何,终归我还是许太太,你呢?不过一个叫人白玩的贱女人而已!”

刘雨欣大怒看向许光远。“你老婆竟然敢骂我?许光远,不想做总经理了是不是?!”

这话瞬间将许光远变成了一条听话的狗,他挥手就给了我一耳光。“道歉!”

我无论如何料不到他竟然会为了别的女人打我!已经被眼泪涨得眩晕的脑子一震,愤怒顿时冲走了我的理智,从不和人动手的我一手抱紧女儿,回手就朝那张可恨的脸上还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许光远被我打得脸上一阵青白,我抱着女儿头也不回地大步跑了出去,身后传来刘雨欣恼火的怒骂。

“许光远,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

给米米扎上针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以后,我蹲在注射室外走廊的过道里,一手抱着女儿,一手举着药水给她输液。

最近A市流感盛行,注射大厅里半夜还人满为患,最关键的是我没钱,医生都说了,米米的病复杂的治疗我根本承担不起,现在也只能让她打个点滴先退退烧。

我强忍着眼泪揽着怀中发烫的小身子,蹲了一会儿脚就麻了,我根本无心理会自己,每隔一小会儿就用面颊贴贴女儿的额头,只希望她能降低点儿温度,千万不要烧出心肌炎来。

“让一让、让一让!”男人粗犷的嗓音穿透嘈杂,我烦燥地向着那边扫了一眼。

不远处两个黑西装壮汉正护着一个脸上带了大口罩的男人向这边走来,三人的气场十足,尤其中间那人,身形高大修长,全身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冷意,虽没露脸,可那双犀利的黑眸足以震慑众人。

他一手虚握抵在口罩外边走边咳嗽,身边一个男人紧张地看着他。“BOSS,您还好吧?病房就在前面,当心脚下。”

那人光顾着和口罩男说话,反倒是撞到了我的身上,我已经尽力缩向墙边给他们让路,无奈过道里人太多,他们又是两人并行,我根本躲不开。

“啊!”脚麻让我失控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戴口罩的男人突然回头看向我,两缕幽冷的目光如芒如刺地在我身上迅速扫了一遍,见我抱着孩子起不来,眉头明显皱了皱。

“阿晋,你撞了人,还不赶紧道歉?”

撞了我的男人忙回头向我道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咦?BOSS,她……”

第三章 莫名熟悉的男人

口罩男声音低冽地哼了一声。“少废话,赶紧把人扶起来!”

我一手抱着米米一手举着药水瓶子根本就起不来,各种委屈让我心情极度不好,嘴里也不由带气。

“道歉不敢当,希望诸位下次横行霸道的时候看好地方,这里是医院,不是你们家后院儿!”

那个叫阿晋的瞪眼看着我,表情活似见了鬼。“BOSS,这女人……”

口罩男眉头皱得更紧,神情颇不耐烦,冷声甩下一句吩咐转身就走。“扶她起来,带到病房。”

阿晋伸手扶我,我避开他的动作。“走开!谁要跟你们去病房?”

另一个黑西装转身折了回来,粗犷的嗓音炸雷般在我头顶上方震响。

“我擦!别不识好歹,你以为在这破医院要个单间病房容易吗?你们这儿是什么鬼地方?病毒满天飞,三甲医院就一家!我家老大要不是看你带个孩子不容易,你跪求也别想有这好事……”

“闭嘴!”口罩男竟然也折了回来,径直走回我身边,不由分说把我从地上提了起来。

“我没恶意,只是想替我助理不小心撞到你做点补偿,孩子生病虚弱,在这种环境容易感染更多的病毒,你不愿意和我分享单人病房我没损失,苦的只是你和你的孩子。”

他说得很有道理,我咬了咬唇抬眸对上那双仿佛淬了冰的眸子。“去就去!你松手。”

男人立即松开了握在我手臂上的大手,大概是说多了话,一阵咳嗽让他转身掩住嘴头也不回地快步向前走去。

“请吧!”那个叫阿晋的助理还等在我身边,神情有点着急。

我靠着墙原地动了动腿,缓解了一下脚麻的刺痛感才迈开脚步,跟上那两个走在前面的男人。

楼层最内侧是价格昂贵的VIP病房,我抱着米米进去,发现里边只有一张单人病床,口罩男已经躺在了上边。

“你坐这里吧。”助理示意我坐在正对病床的沙发上。

我那股莫名的怨气一消,突然有些忐忑起来,抱着米米紧张地坐到沙发上,那个助理立即接过我手上药水瓶子挂上一旁的吊架。

我发现病床上的男人正充满审视地看着我,让我有点无地自容,嗫嚅了半天还是生硬地挤出一句话来。“谢谢你们!”

男人的声音闷在口罩里疏疏冷冷,低沉中透着丝病态的沙哑。“不用客气,安心给孩子打针吧。”

那个助理走到他床边站定。“BOSS,等下您输上液赶紧好好睡一觉,明早还得赶去参加葬礼……”说着目光又转向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口罩男抬手打断他。“别说了,我很累。”

“是!”助理立马闭嘴。

很快另外一个男人便引了护士回来,给口罩男输上液,又给他摘了口罩采取雾化器用药配合治疗。

我因为紧张始终关注着那边的动静,当看清口罩男的面孔时微微惊艳了一下!

许光远曾经是建筑学院的校草,可眼前男人这张轮廓鲜明的面孔和深邃立体的五官远比他出色一万倍不止!

除却夺人心魄的眉眼,男人的鼻梁高挺,菲薄的唇瓣有些干燥发白,可丝毫不影响他的俊美,尤其与许光远不同的是他的容貌携着股属于男人的刚毅和硬朗,即便表情冷得有如罩了层寒霜,仍旧好看到让人过目难忘。

莫名的,我竟然感觉到这副面孔有一丝丝熟悉,仿佛在哪里见过一样……

第四章 被吃豆腐

可是搜索枯肠,我没能想起到底在哪曾经见过这人?

雾化器喷出白色的药雾,渐渐模糊了那张脸,我收回目光暗暗自嘲,这样一副辨识度极高的容貌,如果我真的见过,不应该记不得吧?

米米突然吭了吭,小手习惯性地向着我胸口摸去,我知道她这是在找奶吃的动作,脸上一热,无措地看向病房里三个大男人。

按说两岁大的孩子早该断奶了,可是米米不同,她身体太弱,二级心衰直接影响她的肠胃功能,平常只能吃些流质食物,普通乳粉她吃了会吐,偶尔还会因心衰引发吐血,为了她的健康,我只能一直给她吃母乳。

米米急了,发出细微的哭声,我也尴尬极了,向四周扫了一眼,好几个男人在身边,我怎么能给她喂奶?

“妈妈,妈妈……”米米哭叫出声来,泪水流到烧红的小脸儿上,留下一片泪痕,看得我心疼得要命。

病床上男人正在休息,那个助理大约是担心米米这样吵会影响到他,忙示意我哄孩子。

“别让她哭啊!我们家BOSS大半个月跑了好几座城市,好几天都没休息好了,他的肺本来就有旧伤……”

他话刚说完,病床上男人果然又沉声咳了起来,助理赶紧回去给他接水润喉。

我咬了咬唇,趁没人看我飞快地撩起衣襟,把米米的小脑袋罩进衬衫里,然后才扯开扣子给她吃奶。

做完这一切,我做贼一样偷眼看向病房中三个男人,那个粗嗓门儿的黑西装早仰在病床边木椅上睡着了,助理看了我一眼马上别开头去,只有正在捂着嘴咳的男人两缕目光冷幽幽穿过药雾看向我。

我哪好意思与他对视,慌忙低头看向米米扎着针的小手儿。

时间仿佛静止,病房里安静到米米吃奶的声音清晰传入耳中,我不敢抬头,可仍旧感觉到一股股冷意自病床的方向传来,简直让人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电话铃声就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我动作飞快地取出手机,看到许光远的号码,一颗心立即变得发堵。

抬指果断地按下拒绝接听,可刚按断不久手机就又响了,如此三次,终于没了动静。

我抬眸正正对上那边病床上男人幽沉的脸色,心头恍然自己还在人家的地盘,赶紧向他道歉。“对不起!吵到你们了。”

男人严肃看着我。“有问题还是说清楚的好,你这样逃避解决不了任何实质性的问题。”

我低头看了眼手机苦涩开口。“我只是还没想好要怎么解决问题。”

男人没接我的话,闭上眼睛继续休息了。

我心里难过地握着手机,米米拱出我的衣襟,再度不安地吭吭,我忙看向她。

米米憋了尿表示她要嘘嘘。

我连忙看向病房哪有痰盂,还好痰盂就在床下,我也顾不上不好意思,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拿下药水瓶,过去用脚把痰盂勾出来,给米米把尿。

察觉到头顶有种异样的注视感,我一抬头就对上病床上男人紧蹙的眉头,顺着他的目光看下去,这才发现我胸前衬衫湿了一片……

刚才急着给米米把尿,我里边的扣子没有扣上,米米没吃完,我忘了奶水自己会流出来,现在整个形状全都泅了出来,雪纺白衬衫又透色,被男人这种眼神看着,我全身一个激灵,简直没脸见人!

“你别看!”

第五章 你先生

男人冷哼一声别开头去。“你不知道有种东西叫纸尿裤吗?”

我当然知道有纸尿裤,可是为了省钱,米米半岁后我就不给她用了。“我忘了给她穿不行吗?”

此刻不仅被人吃豆腐,还受到这样的教训,让我简直懊恼极了,把米米架在膝头一手把扣子扣好,这才站起身来抱着她坐回沙发上。

不等我脸上火热的温度降下来,电话又响起来,我赶紧把铃音关了,可这回是婆婆打来的电话,出于礼貌我不得不接听,那边劈头盖脸就骂。

“沈昕悦你个丧门星!大半夜和光远闹什么呢?”

我不想解释。“既然是许光远向你告状,那你问他。”

婆婆尖锐地吼回来。“我儿子告状?我儿子告状也是你先挑事儿!沈昕悦我警告你,再敢没事找事我马上让光远和你离婚你信不信?!”

我心里憋着口气冲口而出。“他在外面和别的女人胡搞,你不教训你儿子凭什么教训我?!”

想不到婆婆闻言竟然大笑出声。“唉哟,光远终于出息了!早就该甩了你这个生不出儿子的农村女人,别以为你当初被我儿子搞大肚子有机会嫁到A市就真是城里人了!哈哈哈哈!我得给他炖点汤好好补补身子,让他赶紧和你离婚娶个能生儿子的好媳妇回来,把你赶回农村去!”

手机挂断,我憋了一晚的委屈和怒气冲上脑门,急怒攻心之下控制不住眼前一黑,整个人软倒在沙发上。

再张眼时我怀里搂着米米躺在病床上。

这情形让我呼地一下坐了起来,倒吓了旁边椅子上正在玩手机的护士一跳。“干嘛呀你,吓死我了!”

“住这间病房的人呢?”没看到那几个男人的身影,我很怀疑自己一下子昏睡了多久?

护士抚着胸口看我。“你先生说他还有事先走了。”

“我先生?他来过了吗?!”

护士翻了个白眼。“就刚才在这里打针的那位,不是你先生吗?”

闻言我心头浮现的一丝丝激动顿时化作深深的失望。“那个不是。”

米米的小脸儿看起来不那么红了,我伸手摸摸她的额头,欣喜地发现温度降了许多,再摸摸她小肚子,真的降温了!

护士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你醒了就好,我还好几间病房要看呢,对了,你血糖低,过度疲劳,刚给你点了点儿葡萄糖,以后自己注意点,小宝宝还有一瓶药就完事了。”

我诧异。“不是只有一瓶药吗?”

她瞅了我一眼。“这么重的病一瓶药哪行?刚才你先生……就那个大帅哥见小宝宝没退烧又叫医生给她加了药。”

闻言我大为紧张。“那药费单子呢,得多少钱?”米米用的药都是非常贵的,我生怕身上钱不够!

“药费那个人已经交过了,不然哪能开出药来?”

护士说完利落走人,我愣愣看着她出门,真的没想到那个全身冷冰冰气息的男人竟然还是个热心肠的大好人!

抱起女儿将脸贴在她小脑门儿上,手竟然摸到了兜在米米屁股上的纸尿裤,低头看去才发现纸尿裤竟然穿在孩子的小裤裤外面,而且还穿反了……

我哭笑不得地想着不知道是哪个大男人给米米穿上小小的纸尿裤,再看一眼床头摆着的三大包型号不同的纸尿裤,眼睛不由发热。

米米穿着的纸尿裤已经尿过了,我伸手取了片适合她的重新给她换好,想到许光远,心里更加百般不是滋味。

陌生人见到孩子生病尚且有恻隐之心给予帮助,可是他呢?

他告完我的状之后没再打电话过来,如此凉薄无情的态度真的是深深伤了我的心!

“米米,你说妈妈该怎么办?”我眼里揉不得沙子,可又真的心怀不甘……

(本小说连载于“原创书殿”,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龙威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