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丛薇程修昀_纵使悲欢一场空by目夏在线阅读

丛薇程修昀_纵使悲欢一场空by目夏在线阅读

作者:目夏

类型:言情

大小:10.5MB

时间:2018/11/01 12:04:01

内容概述:《纵使悲欢一场空》小说讲述了:丛薇不想看见爸爸苦心...

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21666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纵使悲欢一场空》小说讲述了:丛薇不想看见爸爸苦心经营的公司就这么毁于一旦,所以她答应了那个无能丈夫的要求,陪一个男人睡一夜,可是当她看见那个男人的时候,她慌了,那个可是出了名的恶心的老男人啊!

纵使悲欢一场空丛薇程修昀小说

01我的老公将我送给了别的男人

丛薇拿着房卡站在房门前,电话里,男人急切的说着人快到了,催促着她赶紧进去。

电话那头的男人是徐兴成,她的丈夫,一个不能人道、为了钱把自己老婆送到别人床上的男人。

丛薇挂断电话,深吸一口气,刷开房门赴死般走了进去。

公司经营不善欠了一屁股债,徐兴成提出了让她去陪合作商睡觉,以此来拉拢投资,堵上欠款的窟窿。徐兴成说这个投资商有一个癖好,喜欢已婚的***。而徐兴成,在十几年前的旧事中产生心理障碍,再不能人道。结婚两年来,他们一直都没有夫妻之实。

这么堂而皇之的让她去卖身,她哪里会同意!拒绝过,吵骂过,痛恨过,歇斯底里过。可最终,还是妥协了。

她没有办法啊!爸爸在疗养院里每天都需要大笔的钱来维持生命,她也不甘心爸爸一手创立的公司毁于一旦。

“砰!”

房门处突然传来一声沉重的闷响,丛薇浑身一颤,条件反射的摸向了贴身衣物里的水果刀——那是她给自己留的后路,也是绝路。

有脚步声错乱的走来,听起来,好像不止一个人……

她刚这么想着,房门就被人推了开来,两个中年男人表情轻佻的走进来,让丛薇之前所有的心理建设一瞬间作了废。

为什么会进来两个人??徐兴成没有告诉她是两个人!是他骗了她,还是他们不守承诺?!

“瞧瞧,一个不举的废物白白耽误了这么如花似玉的美人。”

膀大腰圆的男人对身旁的高个子调侃着,一双鼠目自上而下的打量她,流露着不加掩饰的下流。

“你们说过只有一个人的。”她戒备的看着面前这个这点眼熟,一时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的男人。

“那是,美人岂能分享。”膀大腰圆的男人抬手示意了一下,“把东西拿出来,做好你的工作就可以离开了。”

身后高个子的男人打开随身携带的背包,每从里面拿出一件东西,丛薇的恐惧便浓上两分。

她想起来了……

这个肥胖的男人是章建华,在本地非常有名,因为但凡被他睡过的女人,就没有一个能好好站着出去的。

他是个***狂……

她不能待在这里!这个***会把她玩死的!

“不要了……投资我们不要了,我要回去!”

丛薇快步向门口冲去,但突如其来的一阵晕眩,让她脚下发软,直接跌倒在了地上。

“回去?进了我这个门的就没有完完整整回去这一说。”章建华矮身勾起她的下巴,恶心的舔着嘴角说,“喂药了?你老公那个小太监倒还挺知趣。给我绑起来。”

徐兴成给她下了药?她混沌一片的脑子里勉强想起来时的路上,徐兴成递来的那瓶水……

高个子拿过一捆纤细的红绳,扳过她的肩膀就要去绑,她趁机抽出贴身而放的水果刀,一刀划在了他的手臂上。趁两人都没反应过来之际,迅速站起来跑了出去。

“操***臭娘们!给我追!”

丛薇一路掐着自己的大腿,强迫自己清醒的往前跑着,直到躲进一间半掩的房内才总算逃过追赶。

浑身的燥热和晕眩让她寸步再难行,蜷缩在这个无人的房间里被药效和恐惧折磨的慢慢昏迷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体里突如其来的痛的她一下醒了过来。

睁眼看到一个星目朗眉的男人,看到她醒来,勾唇笑了一下,“你终于醒了。”

“停,停下……你是谁?”

“吃了这么烈的药躺在我床上,现在还来问我是谁?”

“不是……我……”

丛薇想说不是这样的,我不知道这是你的房间。

为自己放纵一次吧。

反正这具身体,连自己的老公都不曾珍惜,还有什么不可以。

02徐兴成,你是不是个男人

等再醒来的时候,房里的男人已经不见了,她迅速洗掉一身荒唐的痕迹,逃也似的走出酒店。

在酒店外等了一夜的徐兴成,见她出来立马驾车迎了上去。殷勤的问她结果怎么样,章建华有没有同意投资。

根本不在乎她这一夜经历了什么。

“我没有陪他睡。”丛薇冷淡的说。

徐兴成的眼睛瞬间瞪大,“你没有陪他睡?那你为什么到现在才出来?”

丛薇扭过头去,各种事情压在心头并不想理他。

徐兴成直接将电话打给了章建华,在得到一通训斥后,竟然点头哈腰的说现在就把人再送过去。

“徐兴成!你疯了!”丛薇不敢置信的看向他,“你瞒着我将我送给那种畜生,现在我好不容易逃出来,你竟然还想把我送过去!你知道你现在把我送过去,我面临的会是什么吗?!你还是不是一个男人!”

“那你知不知道,你现在不过去公司面临的又会是什么!”他一把捏住她的双臂,愤怒的吼,“公司本来就已经岌岌可危了,你现在又得罪了那个姓章的,你觉得我们还有活路吗?是!我不是个男人!因为你那个短命的禽兽不如的大哥,我早就不是个男人了!我要是还有那个功能我早自己出去卖了!”

他平复了一下心情,接着说:“小薇,你以为我做这一切是为了谁?慈文山那边山体滑坡被封山之后,公司的收入就一落千丈。爸爸病后,我接手打理公司,那时候就已经千疮百孔一堆烂账,我费尽心血的维持到现在,为的什么?为了爸爸能有足够的钱治病养病,为的是你能无忧无虑的生活。现在,我实在扛不住了,我只是让你力所能及的帮我一下,这过分吗?”

过分吗?将自己的老婆送给别的男人,还觉得不过分。这本身就是最过分的!

丛薇简直都要气笑了。她可真是瞎啊,到现在才算彻底看清了这个男人的真面目。

“不过分。”她嗤笑一声,拉下衣领露出脖颈和锁骨处的吻痕给他看,“但是,没用了。我已经被别的男人睡过了,已经没法满足那个***的嗜好了。”

她本以为他即便再不是个男人,也总归会在意自己被绿的,谁知他激动的一把扯开她的领口,神情中是按捺不住的兴奋:“是谁?能住在这个酒店的都不是普通人,说不定也能够救咱们一命。”

多可笑啊……

她怎么还能对这种将自己老婆送给别人的男人抱有幻想。

丛薇用力的扯掉他的手,一脸嘲讽,“不知道。你下的药太烈,长什么样都没看清。倒是第一次知道了男人的滋味。”

“小薇,我知道你现在一定特别恨我,但是我不想和你置气。爸爸的命你不管了吗?再没有钱到账的话,爸爸就要被停药,你觉得爸爸的身体停了药还能撑多久?”

“徐兴成,你当我真的傻吗?我丛薇前脚为了筹钱被那个畜生玩死,你徐兴成后脚就会带着钱逃之夭夭,根本不会管我爸爸的死活!连卖老婆这事你都干得出来,我还能指望你什么?!我告诉你,你死心吧!我就是现在陪着我爸去死,也不会……你要做什么!你……”

她看到徐兴成脸色阴沉的自包里拿出一罐喷剂,根本来不及阻拦,就感觉一股水雾直扑口鼻,一瞬间就没了意识。

03买了她的那个男人

“醒了?”

丛薇意识不清的睁开双眼,顺着声音看到了昨晚那双清亮的眼睛,以及周遭陌生的环境。

徐兴成不是将她迷晕要送给章建华吗?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是谁?这是哪里?”

她缓缓的坐起来,看到自己身上陌生的睡衣,立马戒备的拉高了棉被。

“遮什么?”男人嗤笑一声,“昨晚那么放荡,今天倒成良家妇女了?”

“这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老公将你带到宴会上拍卖。”男人云淡风轻的说,“被我买了下来。”

“你说什么……”丛薇一瞬间脸色煞白,“他将我,拍卖?”

怪不得……怪不得啊!怪不得她说了自己已经不是完璧之身,他还执意带自己过去,原来从一开始就存了这个心思。

“对,我将你买了下来。”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这意味着什么你应该知道吧?”

“你答应了他什么?”丛薇突然激动的问,“你直接给了他钱吗?给了他多少?”

如果直接给的钱,那他说不定已经跑了。爸爸的病要怎么办?!公司要怎么办!

“不是。”男人伸出一根手指,“只用了一个项目。”

不知道是不是丛薇的错觉,这个男人虽然在极力压制,但是整个表情似乎都在说着:你,根本不值钱。

她拧眉问:“你是谁?为什么要买我?”

“程修昀。”男人简洁明了的说,“昨晚的滋味还不错,值得回味。”

他说完似乎真的回味般的眯了眯眼,让初经情事的丛薇瞬间羞红了脸。

“你似乎对自己被卖了这件事并不抵触?”程修昀玩味的看着她的反应,“你昨晚被下了药,今天又昏迷着被抬去供众人品鉴。我本以为这事只是你老公的自作主张。”

供众人品鉴?

丛薇死死的抓着手里的被角,一双银牙险些咬碎。她根本就不敢想,在她昏睡期间,究竟是怎么像商品一样供那群猥琐的男人评头论足看来摸去的。

“抵触有用吗?我爸还躺在医院等着我拿钱救命。”她冷淡的抬起眼睛,“我只想求你两件事。”

“说来听听。”

“第一,虽然被你买了,但我应该也有基本的人身自由。我白天想去医院照顾我爸爸。”

程修昀笑着摇了摇头,“既然你知道被我买了,还奢望什么人身自由?每周只有一天可以外出,其他时间没我允许不许离开。”

尽管丛薇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禁.脔,但还是点了点头——她本就没有什么谈判的资本。

“第二,徐兴成连我都能卖了,我不敢保证他还会继续付我爸爸的医疗费用。如果可以的话,你能不能……能不能帮帮我?”

“这个……”程修昀眼神再明显不过的在她身前打着转,“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我……我要怎么做?”

“不急。”程修昀突然靠近挑开她身前的棉被,“买来一天了,我还没验货呢。”

丛薇再也不见方才的镇定,惊慌失措的后退:“你……你昨晚不是已经验过了吗?”

“昨天你被下了药。”程修昀欺身而上,“我得看看你真实的反应,能不能让我满意,值不值这个价。”

“唔……”

程修昀不等她再多话,俯身吻了上去。

“虽然生疏又没技巧,不懂得伺候人。但反应还算合我意。”程修昀边说边穿上衣衫,“这是你的辛苦费。至于救你爸爸还是做别的什么,你随意支配。”

说完毫不留恋的甩门而去。

许是自己的第一次给了这个男人有了莫名的依赖,也许是刚刚这个男人在情事上太过温柔,导致她差点忘记这是一场***裸的金钱和身体的交易。

她这一刻才切实清醒的认识到,她丛薇被卖给了这个男人。

但是,已经很好了……

相比被不知生死的送给虐待狂,或者绝望的等着爸爸不治身亡自己随他而去,现在这样不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吗?

她伸手拿过旁边的钱,算了算能维持几天医院的费用。

一切都挺好,如果她没有在这种困苦绝望之期,因为那点偶尔的温柔而爱上程修昀的话……

04从今以后,恩断义绝

经过上次的扔钞票事件,丛薇真的觉得自己会彻彻底底沦落为这个男人泄.欲的工具。可是,却没有。

自她搬进来的这一个多月,程修昀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回来,即使偶尔不回也会打来电话通知她不用等。他甚至还会在情事结束之后,抱她去洗澡。在她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从不强迫,更不可思议的是还会在她经期贴心的为她准备红糖水。

她每天都在竭尽全力的克制心底那些疯狂滋生的凌乱心事,告诫自己这只是一场银货两讫的交易。不可动情,不可妄念。

直到那一天,情事结束之后程修昀趴在她的肚子上说这里什么时候能有一个宝宝,让她再也控制不住的蓦然心动。

天知道她有多喜欢孩子,多想拥有自己的孩子,但是在婚后才得知徐兴成的隐疾,让她只能将这个念头死死的压在心底。

现在这个男人,这个本就让她心事疯长的男人,说要和她有个宝宝……虽然可能只是不经意的一句话,却真的让她再也不想克制,瞬间沉沦。

她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早不怕再失去什么,浑身上下也只有这点不值钱的真心,还能自己做个主,想给,就给了吧。

可就在她放任自己的第三天,意外,就发生了。

那晚丛薇是被持续不断的尖叫声惊醒的。

她悚然起身,程修昀还没有回来,外面漆黑一片,已经是凌晨两点,这个只有她一人居住的别墅怎么会有女人凄厉的叫声?

她大学学的心理,也不信什么鬼神,但是这样的时间地点再加上这样持续不断的尖叫,难免让人毛骨悚然。她想给程修昀打电话,但是想想这么晚了,最终还是收起电话,自己披衣走了出去。

程修昀的这座别墅,后面还有栋小房子,程修昀没有提过,她自知身份,也从来没有踏足过。而尖叫声就是从那里传出的。

会是什么人?

她心下忐忑的走近,站在大门之外,手心一片湿濡,里面愈加惨然的叫声让她心里止不住打退堂鼓,正在七上八下之际,房门突然被人从里打开,尖锐刺耳的叫声瞬间无限放大。

“啊——”

她惊了一跳,根本没看清门后的人,条件反射的拔腿就往回跑。

“小薇!小薇停下,是我!”

是徐兴成的声音。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看到来人确实是徐兴成后心有余悸的问,“里面是谁?”

“我联系不上你,只能翻墙偷跑了进来,谁知道这里这么大,进来就看到一个疯女人。你别管她了,小薇,我有要紧事找你。”

“先进去再说,再这样叫下去她会死的。”

她对徐兴成已经发自内心的厌恶,一句话都不想和他多说,转身就想走。徐兴成却一把将她拉住,“你管她干嘛!有这个时间你还不如赶紧救救爸爸!”

她听到这话猛然一惊,“爸爸他怎么了?”

“我昨天去医院看望他老人家的时候,不小心说漏了公司的情况,他一急又犯病了。不过还好有惊无险,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就是手术费掏干了公司最后一点资金。我联系不上你,只有冒险跑到这里找,你看你能不能求求程总,让他再给拨点资金?”

他说的理所当然毫无愧意甚至还带着点谄媚,让丛薇打从心底里恶心。

之前的她究竟是有多瞎,才会爱这样的一个男人爱了这么多年。

她毫不留情的说:“你觉得我一个商品有什么资格去和他讨价还价?倒不如你再娶一个,留着处子之身,或卖身或卖人,都好过现在没头没脑的跑过来找我。”

徐兴成见她满目鄙夷转身想走,表情瞬间变了,伸手拽住她语气阴沉地说:“你要是不同意的话,为了节省开支我只有让爸爸出院了。希望他老人家不会怪你不孝。”

丛薇当真厌恶极了他每次用爸爸威胁自己,但又实在无可奈何。

如果让爸爸知道她现在的处境,恐怕他更难以承受。

“我可以答应你,但是同不同意是程修昀自己的事情。以及,我爸爸的事情以后不要你管,医药费也不用你承担,你也别再出现在他面前。丛家的公司归你,随你怎么去折腾。从今以后咱们恩断义绝,你给我滚!”

她说完甩开被他挟持的手臂,决绝的走进房内。

05别墅里的疯女人

房内是一个看起来和她年纪相仿的女孩子,大概是神志不太清醒,一直在抱着头尖叫,丛薇说的口干舌燥好不容易将人稍微安抚下来,巨大的砸门声又再次将她激起。

她以为是徐兴成去而复返,为了快速有效的让其镇定,拿起从屋里找出的镇定剂,刚准备喷,就被一股大力猛然踹开。

“呃啊……”

这一脚直接将她砸在了墙上,丛薇缓了好久才从剧烈的疼痛中回过神来。

她惊愕的看着程修昀刚刚要她命般踹来的右腿,此刻正半跪在地上,紧张又温柔的将那人搂抱在怀里,又是亲吻又是安抚。偶望向自己的眼神,则是冰冷刺骨的阴狠。

怎么会这样……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丛薇又慌又怕,强忍着心头和身体的不适,目光寻到被甩在一边的镇定剂,指给他看,“在房里找到的……镇定剂……我只是,怕她受伤……”

她的肋骨应该断了,导致她说出的每一个字都伴随着巨大的疼痛。

“她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一家陪葬!”

丛薇半趴在地上,不敢置信又委屈的看着他抱着怀里的人大步离开,喉间的血腥味越来越重,脑子里一片混乱。

这个女人是谁?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她和程修昀是什么关系?程修昀为了她直接踹断了她的肋骨,还说什么要她一家陪葬……

这是怎么回事……那个她刚放纵自己爱上的程修昀,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这件事情发生的太快,又毫无征兆,丛薇惊惧又悲痛的躺在地上浑浑噩噩的想东想西,直到眼眶憋的通红,直到胸腔处蔓延的疼痛再也没法忍受,她才在天色泛白,确定不会有人来关心她的伤痛后,自己摸到房间里的电话,打了120。

就是从这天后,所有的一切都变了,程修昀也终于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

住进医院的第三天,程修昀才终于出现,没有一句解释,冷冰冰的强制将她带走。吩咐她从今天开始照顾那个女人,只因为那个女人说她的心理疏导很有用。

不过,她也因此知道了那个女人是程修昀的妹妹程修仪,精神方面一直不太好,平时顶多是话不太多有点自闭,但若遇到刺激,便会像那天晚上一样歇斯底里。身边24小时都有人看护,那晚看护人员因为家中有急事在她睡着之后悄悄离开了一会,没想到就出了那种事情。

毕竟是被来寻她的徐兴成吓到的,丛薇心中有愧,所以照顾起程修仪来更是尽力,再加上心理学的辅助,让程修仪没多久便对她敞开了心扉。

只是,她和程修昀的关系,却越来越诡异,她曾不止一次的看到,在她和程修仪交流的时候,程修昀望过来的眼神夹杂着满满的腥风血雨。这种腥风血雨,在情事上体现的更加直观和淋漓尽致……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原创书殿”,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龙威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