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秘密关系姜柔_赵康姜柔公媳小说在线阅读

秘密关系姜柔_赵康姜柔公媳小说在线阅读

作者:佚名

类型:言情

大小:14.6MB

时间:2018/09/23 13:56:51

内容概述:姜柔赵康是什么小说?姜柔赵康是秘密关系里的小说主角...

手机APP阅读 5293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姜柔赵康是什么小说?姜柔赵康是秘密关系里的小说主角,这是一部最近爆火的都市乱欲伦理小说,讲述了公媳之间的yin乱情事!现在的他们只是单纯的男女本能而已,他们只想拥有对方、占有对方的爱。什么伦理道德,公媳关系,禁忌之爱,早抛在脑后了。

第5章

这个时候,姜柔几乎可以感觉到她家公的嘴唇就要碰触到她的脸颊,她试着要抽回被按住的双手,并且低下头去轻声地说道:“爸,没关系,我还不累,不用…休息,而且你不是说要赶快弄好这些资料吗?”

听着姜柔期期艾艾的说词,赵康微笑着握起她的右手指向萤幕说:“还说你不累?你看!这一整段全都打错了。”
原本姜柔想缩回她被握住的右手,但当她一眼看见自己方才所胡乱打出来的文字时,她不禁心头暗叫着:“天呐!我到底在打些什么东西?”
同时她口中也忍不住轻呼道:“啊…对不起,爸,我马上重打。”虽然姜柔嘴这么说,但她像说谎的小孩被人当场识破一般,不但连耳根子都红到底、脑袋也差不多要低垂到了胸口上,那种羞愧难禁,坐立不安的娇俏模样,证明了她刚才确实曾经陷入心猿意马的状况而不自知。
这样一刻,赵康静静注视着姜柔的表情好一阵子,才一边贴近她的脸颊,一边牵起她的手说:“来,月月,我们到外面休息一下。”
但是姜柔还在迟疑着,神情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但始终脸红心跳的她,终究无法违拗赵康执意的敦促,最后竟然任凭自己的家公牵着她的小手,走出书房,通过自己的卧室,来到外面的小客厅。
然后赵康与她一起落坐到沙发上,接着才拍着她的手背说:“你休息一下,爸去给你倒杯水来。”
但是经过刚才那一幕幕,本来不舒服的姜柔此刻已经满脸憔悴,她用手扶着沙发边缘,对赵康说∶“不用了,爸,我可能发烧了,身上特别酸痛,一点劲都没有。”
听言,赵康立即用手摸了摸月月的额头,烫得吓人,他忙扶着儿媳妇进房躺下。
等赵康用体温表提姜柔一测,发现居然三十九度多,立即就催促她换上衣服,扶着她上医院去。
到了医院,医生诊断为上呼吸道感泄,需要静脉点滴。
在医院里面,等儿媳妇打上针,赵康不禁看着她却乐了,惹得这个儿媳妇不解看着他问道∶“爸,你笑什么啊?”
忍住笑,赵康才说道∶“月月,没想到你天天给人打针,今天也轮到别人给你打针了。”听言,姜柔也笑了,说道∶“爸你说的还针对,这可不是嘛!”
打完针,已到凌晨了,赵康扶着姜柔回家。可有由于有病虚弱,姜柔懒散地靠在他的身上,像个孩子般地抓着他的胳膊,左侧的的山峰紧紧地压在了他的右侧胳膊上,让他的心开始狂跳了起来,可以感觉到从胳膊上传来的柔软。
在家里,姜柔已经换过一件紧身的衬衫,突出了她山峰的形状,贴身的裙子也展现出她的纤纤小腰及圆翘的小臀部,短裙的下面露出了苗条的小腿。也许由于在病中的缘故,更显出她的皮肤白晰。
毕竟很长时间没和女人在一起了,闻着从姜柔身上传来的女人特有的味道,赵康内心一股股冲动,下面的家伙也略略抗议起来,令他走路的姿势也变得不太自然。
这一刻的姜柔可能也注意到了他的窘态,压在他胳膊上的山峰略略放松了一下,但没完全离开。
等回到家的时候,姜柔的烧的终于退了,但仍全身无力。赵康放了一摞被子在她的背后,使她半躺半坐,随后他还端着碗喂她吃药。
由于回家后的姜柔又换上了浴袍,从浴袍里隐约可以看得出她没有戴罩罩,美丽的山峰使前面的浴袍被顶起,还可见到山尖的痕迹,下面也可以看到小内内的轮廓,她的样子让赵康呼吸急促。
“爸,你在看什么?”发现赵康失态,被喂药的姜柔娇嗔问道。
被发现的赵康立即脸红起来,忙收回了目光。
但是姜柔却像孩子一样的看着他,当他用汤匙喂了她一口汤后,儿媳妇不知想到了什
么,突然间脸上一红,并低下了头。
一种旖旎的气氛迷漫在他们之间,和这么年轻、青春、漂亮的少妇在一起,没有一点邪念,是自欺欺人,但这是儿子的老婆,道德和伦理限制着赵康的想法。
接着,赵康两人都发现尴尬,但是还是天南地北地谈着,聊得很愉快,这几天也真难得有时间和机会这么好好的聊一聊。
此刻的姜柔才发现自己的家公确实是个十分有才华的男人,谈吐间都有着一股男人的魅力,不禁想起了护士长说的那番话。
要是自己真的和家公发现点什么,会不会真的很刺激?姜柔自然也知道家公对她的意思,但是她迈不出去这一步,毕竟她还是很爱自己的丈夫。
但是随着聊天的深入,姜柔发现,这个家公真的很优秀,学识很渊博,越来越欣赏他。加上在医院这一路上心细的照顾,她突然有点爱怜他,这么好的男人,感觉每个日夜让他自己解决,真是不公平。
时钟的指针已指向了凌晨一点多,赵康站起身要走,儿媳妇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说∶“爸,再坐一会下,你帮我看看还热不热。”
说着,姜柔终于鼓起勇气,还拿起赵康的手放在了她的额头上。
但是慌乱抽回自己手的赵康却摸到了姜柔前面的地方,隔着一层衣服,他仍可能感觉到山峰的尖挺和柔软,一刹那,他心狂跳不已,好不容易压下去的冲动,又再次爆发出来。
望着儿媳妇肯定的面容,一阵暖流流过赵康的全身,他也希望多和善解人意的儿媳多待一会儿。
接着,姜柔却突然握住了赵康的手,在儿媳妇的小手握着下,赵康感受到从小手传来的阵阵温暖和柔软,这些都激荡着他的心。
接着,姜柔只是凝视着赵康,他也看着儿媳妇,一时间眼神传递着心灵的话语。
好一会儿,姜柔才用低低的声音述说着她发现赵康的行为,尤其是赵康那晚第一次用她的小内内干那种事情,说着说着,她一下子趴到了他身上,双手抱住了他的脖子。
望着善解人意的儿媳妇,赵康的心中一片茫然,其实不用多说,他也能理解一个女人如此为家公付出,是需要多勇敢。
此时儿媳的头发上传来淡淡的香水味道,加上紧紧压在赵康胸腹间的那对坚实凸起的山峰,即便是隔着衣服,也让几个月的禁欲生活的他,不由自主的产生了强烈的反应。
此刻的姜柔明显感觉到了赵康身体的变化,身子明显的往后缩了一下,然后又马上贴了上来,小腹使劲扭动,以至于他下面的家伙都有痛的感觉。
接着她轻轻抖动着,浑身散发着一种奇异的热,娇慵的声音似乎是从遥远的天边传来∶“爸,不…不要……”
此刻情欲战胜了理智,容不得她再说些什么,赵康的一只手已经搂住了儿媳妇那小蛮腰……

第7章

忽然被一双热呼呼的大手贴在大腿上,姜柔本能地双腿一缩,显得有点惊慌失措,但她又不敢推开赵康的双手,只好脸红心跳地说道:“啊…爸…这……。还是不用啦,我已经不痛了。”

虽然赵康听到姜柔这么说,但他却一手按住她的大腿、一手轻抚着那块撞击到的部位说:“还说不痛?你看!都红了一大块。”
听言,姜柔低头望去,自己雪白的大腿外侧,确实有着一道微微泛红的擦撞肿痕,而且也还隐约有着疼痛感,但她也随即发现自己的性感高衩内裤已暴露在赵康面前。
只见姜柔顿时娇靥一遍羞红,不但连耳根子和粉颈都红了起来,就连胸脯也显现出红晕。
这时赵康的手掌抚摸的范围已经越来越广,他不但像是不经意地以手指头碰触着姜柔的雪臀,还故意用嘴巴朝红肿的地方吹着气,而他这种过度殷勤的温柔,和已逾越尺寸的接触,让姜柔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她两手反撑着梳妆椅柔软的边缘,红通通的俏脸则转向镜子那边,根本不敢正眼去看自己家公的举动。
似乎已经感受到了媳妇不安的心境,赵康悄悄抬头看了姜柔一眼,发现姜柔高耸的双峰就在他眼前激烈地起伏着,而侧脸仰头的她紧闭着眼睛,那神情看不出来是在忍耐还是在享受。
不过赵康的嘴角这时浮出了阴险而得意的微笑,他似乎胸有成竹地告诉姜柔说:“来,月月,你把大腿张开一点,让爸爸帮你把撞到的地方揉一揉。”
此刻姜柔犹豫着,不知道为什么她撞到的是大腿外侧,而赵康却叫她要把大腿张开?
但就在她迟疑之际,赵康的双手已经贴放在她膝盖上方的大腿上,当那双手同时往上摸索前进时,姜柔的娇躯绽放出一阵明显的颤栗,但她只是发出一声轻哼,并未拒绝让赵康继续揉搓着她诱人的大腿。
当她家公的右手已经卡在她的两条大腿之间时,赵康又轻声细语的吩咐她说:“乖,月月,大腿再张开一点。”
不知为何,赵康的声音就如魔咒一般,姜柔竟然顺从而羞涩地将大腿张得更开,不过这次赵康的双手不再是齐头并进,而是改采分进合击的方式进行,他的左手是一路滑过她的大腿外沿,直到碰到她的臀部为止,然后便停留在那儿胡乱地爱抚和摸索。
而他的右手则大胆地摩挲着姜柔的大腿内侧,那邪恶而灵活的手指头,一直活跃到离神秘三角洲不到一寸的距离时,才又被姜柔的大腿根处紧密地夹住。
不过赵康并未硬闯,他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鼻尖已然沁出汗珠的姜柔说:“大腿再张开一点点就好了,来,听话,月月,再张开一点就好!”
此时姜柔蠕动不已的胴体,开始难过地在圆形的小梳妆凳上辗转反侧,她似乎极力想控制住自己,时而紧咬着下唇,时而甩动着一头长发,媚眼如丝地睇视着蹲在她面前的赵康,但不管她怎么努力,最后她还是梦呓似的喟叹道:“啊呀…爸…这样…不好。不能…这样子……唉……”
虽然嘴是这么说,但她蠕动不安的娇躯忽然顿住,大约在静止了一秒钟以后,只见姜柔柳腰往前一挺,两腿也同时大幅度地张开。
就在那一瞬间,她家公的手指头立刻接触到了她隆起的秘丘,即使隔着三角裤,赵康的指尖也能感觉到布料下那股温热的湿气,他开始慢条斯理地爱抚着那处美妙的隆起。
而姜柔尽管被摸的浑身发抖,但那双大张而开的修长玉腿,虽然每每随着那些指头的挑逗和撩拨,不时兴奋难耐地作势欲合,但却总是不曾合拢过。
到了这个时刻,赵康头一低,便用嘴巴轻易地咬开了姜柔浴袍上打着蝴蝶结的腰带,就在裕袍完全敞开的瞬间,赵康便看到了那付令他日思夜想,魂不守舍的皎洁胴体,明晃晃地呈现在他面前。
那丰满而半裸的双峰,像是要从水蓝色的罩罩中弹跳而出似的,轻轻地在罩罩罩下摇荡生辉,赵康眼中欲火此时更加炽烈起来。
他二话不说,将脸孔朝着那深邃的乳沟深深埋了下去,他就像头饥饿多日的小野狼,忙碌而贪婪地吻舐着姜柔的胸膛。
但在一时之间却无法找到他想吸吮的峰尖,因此他连忙抬起左手要去解开姜柔罩罩的暗扣,而这时已然气息紧屏,浑身颤抖的姜柔,却像是猛然清醒过来一般,她忽然双腿一夹。
于是姜柔杏眼圆睁,一边伸手推拒着赵康的侵袭,一边匆忙地低呼道:“啊…啊…爸,不行…不要。你不能这样…喔…唉…不要…爸…真的……不能再来了……”
但已经无法抑制的赵康怎么可能就此打住?他完全不理姜柔的挣扎与抗议,不但右手忙着想钻进她的性感内内,左手也粗鲁地将她的浴袍一把扯落在梳妆椅上,同时更进一步地将他的脑袋往姜柔的胸前猛钻。
这么一来,姜柔因为双腕还套着浴袍的衣袖,在根本难以伸展双手来抵抗的状况下,她衷心想保护住的峰尖,终究还是被赵康那狡猾的舌头,像蛇一般地滑入她的罩罩内,急促而灵活地刮舐和袭卷着,而且赵康的舌尖一次比一次更猖狂与火热。
可怜的姜柔心中既想享受,却又不敢迎合,她知道自己的峰尖已经硬凸而起,那每一次舔舐而过的舌尖,都叫她又急又羞。而且打从她内心深处窜烧而起的欲火,也熊熊燃烧着她的理智和灵魂。
她知道自己随时都会崩溃,也明白自己即将沉沦,但她却怎么也不愿违背自己的丈夫,因此,她仗着脑中最后一丝灵光尚未泯灭之际,拼命地想要推开赵康的身体。
但她不用力还好,她这奋力一击反而让身体失去平衡,整个上半身往后面仰跌而下,尽管赵康迅速抱住了她倾倒的躯体,但他们俩还是双双跌落在厚实的地毯上。
压在姜柔身上的赵康,乍然尝到温馨抱满怀的喜悦,只是静静打量着眼下气息浓浊,满脸娇羞的俏丽佳人,那种含嗔带痴,欲言又止,想看人却又不敢睁开眼帘的极顶闷绝神色,叫赵康这色中老手一时也看呆了!
他屏气凝神地欣赏着姜柔那堪称天上人间、难得一见的唯美表情好一会儿之后,才发出由衷的赞叹说:“喔,月月,你真美…你真的好漂亮!你是我这辈子见过最美的女人。”
这一刻,姜柔不得不说,家公确实比自己的丈夫更会调情,更有经验!

9章强健的体魄

接下来是张大国一边欣赏着俏佳人如梦似幻的羞赧表情,一边双手爱抚着她充满弹性的双峰,而叶月儿已经被他释放的那只手,则主动而热烈的帮他,随后她竟然不知不觉的轻舔着嘴唇,而且还腻声呢喃着说:“哦,好大的家伙,爸,你好强壮喔,你真的好壮。”

听到儿媳妇的鼓舞,张大国更加热情高涨,一下子就整个人都扑了上去,他还用硬的像钢铁般的家伙,顶着她的秘密之处。
突然的变故,让叶月儿感到像要晕了,她急速的喘着大气,双手逐渐抱住他的头,只是嘴上依然说着:“不要……不要嘛……”
看到叶月儿的反应,张大国就暂时停下来,只是仍压在她的身上,端详着她美丽的脸庞。
而此刻的叶月儿也张开已经迷朦的大眼睛,看着他。
有点迷失的张大国忍不住对她说:“我的好月月,自从你家婆经常要出差以后,我就忘了人间还有像你这样的美食了,从你嫁进我们家门以后,我每天都在偷窥你,你的美妙身体,期望能够有机会尝试一下像你一样的年轻貌美女人!”
“爸……可是……让大建和妈妈……知道的话……”叶月儿虽然已经情迷意乱,但是内心还在挣扎着。
“别可是了,你就给我这么一次,好吗!只要我们别说出去,他们就不会知道的……好月月,就这么一次,好吗?我真的已被你的身体迷惑了好写日子了,只要你在家,我就无时无刻的,想要拥有你!你的脸,你的胸,尤其是那双雪白的美玉腿,无时无刻,都在我的脑海里……”这张大国边说着,手也一刻都没有闲着,一直温柔的搓揉着叶月儿的山峰。
在叶月儿的心里面,她此刻觉得,姜还是老的辣,这家公,比她的老公更会调戏人。
不知道为什么,叶月儿此刻也想和年龄比她超出大截的男人试试的滋味,所以对他愈来愈没有抵抗力了。
可是毕竟是自己的家公,想到日后在同一个房子里生活,难免有又爱、又怕、怕会受到伤害的考量。
“爸……可是……”在他掌指并用的搓揉下,叶月儿呼吸喘急,语不成声。
“乖,月月,别再可是、可是的了,把握今天家里没人的机会吧!保证日后我会更疼爱你,不会让我儿子欺负你的!”
说完,张大国他已不顾一切的,俯下身来吻叶月儿,拉开了她微微挣扎的手,各种使坏,让苏麻的块感,对这个儿媳妇阵阵袭去。
天啊!这种感觉好美啊,老公从来没有和她这样的调情,被这样一弄,叶月儿感受到自己已经湿了,她的身体已无力再做反抗了。
而且叶月儿的心更是说服了她自己:“不用再假装了,我应该暂时忘记我的老公,接受眼前这亢奋的老男人,或许今天他可以让我享受到,这辈子也无法在我老公身上得到的缠绵!再说了,爸是个好男人,不应该遭受那个罪。”
就在叶月儿准备投降的时候,摸到她那里湿了之后,张大国却停止了,虽然他现在垂涎三尺,但他还是很妒嫉自己儿子似的说:“月月,你果然是天生尤物,我真的嫉妒我的儿子,能享受这人间至极的美食他的命真比我好。”
“爸…你……”彻底迷失的叶月儿已经没有任何抵抗力了,她媚眼如丝地望着自己的家公,竟然有一股渴望他快点进来的感觉。
这一刻两人只剩下情与爱,完全已经忘记了各自的身份,张大国用自己的家伙摩擦在叶月儿湿润花园的边缘,准备带领千亿子孙冲破咸阳关。
然而最忘情的时候,大厅的门却被猛烈地拍响了起来,张大国俩人都被吓了一大跳,两人迅速分开。
由于是关了灯,两人都在昏暗的空间里面摸索着自己的衣物。
好一会儿才各自拿到衣物,但是客厅的大门却还被猛烈地拍响着,让回房间穿回内裤的张大国不得加快几步走去开灯开门。
打开灯之后,张大国在门口那镜子整理一下自己的睡袍,发现没有什么不妥才去打开大门。
打开大门,发现在门外的人竟然是自己的亲家母赵兰芝,而这个亲家母脸上好像有点不对劲,青一块紫一块的,双眼还是红肿的,但是张大国还是立即礼貌地请她进屋说道:“原来是亲家母啊,快进来,这么深夜过来是有什么事吗?还有你这脸上……”
“亲家公,这么深夜打扰你真不好意思啊,我是来找月儿的。”进屋的赵兰芝脸色有点尴尬和不好意思,说话间还瞟向叶月儿的房间。
“哦,月月估计睡了,你去敲敲门喊喊她。我给你倒杯水吧。”张大国自然是发现了亲家母的眼神,所以立即这样说道。
但是还没有等赵兰芝走近叶月儿房门,她的房门便打开了,她假装还没睡醒的样子,一手揉着眼睛走出来。
随即望一眼她母亲才说道:“妈,你咋大半夜的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吗?”
望着叶月儿此刻还真像没睡醒的样子,张大国不得不佩服,想起刚才他俩差点就干柴烈火,他的脸稍微热了一下。
而叶月儿自然也和家公张大国对视了一眼,她借着秀发掩盖发烫发红的脸,才往自己母亲那边走去。
等叶月儿两母女坐到沙发时,张大国也为亲家母倒来一杯水,由于赵兰芝是坐着,站着的他很自然就看到了着亲家母的领口。
里面的风光十分壮阔,一点也不输给叶月儿,这时,张大国才开始偷偷打量起这个亲家母,还真是一个美人,虽然是徐娘半老,个子高挑,在岁月里却不失半点优雅,身材依旧好,成熟得像一拍就出果酱似的……
“亲家,真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打扰你。我……都怪我家那该死的老头,喝点酒,就把我打成这个样子。我实在受不了,就来找月儿躲两天。呜呜……”接过水杯的赵兰芝,说着就哭了起来。
接下来,为了表示礼貌,张大国只能陪着儿媳妇坐在客厅听这个亲家母诉苦,总不能自己一个人跑回房间去睡。
过了大半个小时,叶月儿才去劝住了自己的母亲进客房去睡。
由于客房是挨着张大国房间,所以经过家公房间的时候,叶月儿撞上了回房睡觉的家公,两人目光热切,尤其是经过先前的事情……

第10章

俩人炽热的目光相接,内心都骚动不已,或许这就是屋檐之下最难抗拒的爱。

此刻的叶月儿发现自己的脚都有点软了,她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挪动脚步,纵使里面就睡着自己的母亲。
其实张大国何尝不是呢,他恨不得立即把叶月儿拉进房间里面,好好继续刚才的事情,但是他现在做不到了,此刻的他不想惊动到亲家母,所以他还是忍受着内心的折磨,快速走进了房间,把她留在门外。
见到家公关上门,叶月儿也知道是什么意思,她竟然有点失落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她发现自己居然有一点点像拥有这个雅儒的大叔。
次日张大国有点憔悴地去学校上班,昨夜他没睡好,今天整个人都提不起精神,所以一大早就回了学校。
而叶月儿同样也失眠了,她早上起来带着母亲出去买菜做饭,准备让母亲好好的在这里待几天。
回学校上班的时候,张大国都不回来吃午餐,尽管学校离得很近。只是他的亲家母住了几天,就说要回去了。
说到底,这个亲家母还是舍不得家里的两个孙子,所以还得忍,这或许就是家庭主妇的悲哀吧。
等亲家母一走,张大国喜欢细酌几口的毛病就犯了,所以他便对儿媳妇说道:“月月,你帮爸拿点酒过来,我要喝一点,认了几天了。”
“爸,今天我陪你老人家喝。”今天叶月儿内心还是挺感激这个家公的,这几天他帮忙着开导她母亲,生活上还给她们照顾着。
其实叶月儿是恨她父亲的,有小到大,他的家暴简直就是她的童年阴影,很多时候,她都看到自己的母亲被揍得进医院。
等叶月儿出来工作之后,她就再也不想回那个家,那里留下的之后吵架,打架,和臭气熏天的酒味。
后来她父亲病了一场之后,收敛了很多,可现在他又干出这种事,叶月儿真心替母亲不值,但是母亲却执迷不悔。
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差别这么大,叶月儿想到自己的家公,张大国外表给人温文儒雅的感觉,温柔体贴,幽默风趣的个性,又强壮扎实,这才是一个父亲啊。
拿过酒之后,叶月儿陪着家公喝酒,还一边说起这些压抑在内心的事情,她望着眼前这个给了她安全感的大叔,竟然把心扉都敞开了。
这个细腻的大叔,还一副聆听的样子,全盘接受她的碎碎言,时不时给她安慰几句,不知不觉中,两人便喝的有点多。
当叶月儿再拿起手中的酒往嘴里倒时,才发觉酒早被她喝光了,她带着醉意走到酒柜拿出另一瓶酒,这次,她打开酒盖后,就朝嘴里倒。
“你…你怎么喝成这样!”张大国看着醉倒在地上的儿媳妇,立即将她手中的酒抢了过去。
“哎呀…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而且反正是已经发生了,我们就顺其自然吧,来,我扶你到房间休息。”张大国扶起叶月儿说道。
“不要!……我还要喝……爸……我敬你……嗯……爸……我们来喝酒……”叶月儿明显已经醉的差不多了,她胡乱地挥动自己的玉手,嘟着嘴巴说道。
但是张大国强行扶着她进房休息时,叶月儿则不断的吵着要继续喝酒。
“不要喝了,我扶你进房休息。”
“不要……我还要喝……我还要喝……”
最后张大国把儿媳妇扶到房间后,让她躺在床上,坐在床边看着酒醉的叶月儿,他无奈的摇摇头!
对这美丽的媳妇他一向相当的疼爱,对待她,超出了常理的爱。
而这样的体贴也让叶月儿感到让窝心,只要她碰到困难或难以解决的事,她总是想到张大国,而他也总是耐心的听她倾诉,不愿其烦的为她解说。叶月儿更对这位不时嘘寒问暖的家公感到无限的敬爱。
帮叶月儿盖上被子后,张大国就离开房间来到客厅,他拿起倒在地上的酒为自己倒了一杯,他一定要控制好自己,不能发生早几晚那种事情。
但是内心越是逃避,就越难解脱,很快的瓶子里的酒被他喝光了,他感觉自己的头有点晕,所以他简单的收拾客厅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准备休息。
“爸……来……我们来喝酒……”
当张大国躺在床上准备休息时,叶月儿带着醉意来到他的房间,她还拉着张大国的手要走到客厅。
“月月!你醉了,不要喝了!我们改天再喝,好不好?”好不容易才把自己内心的冲动压下去,张大国实在忍不住喊道。
“不要!……我、我没有醉……我还要喝……”
“乖,爸扶你去休息,来!”
“不要!我要喝酒……”
“爸!为什么?为什么那个老家伙要这样对我们?他是不是不爱我?他为什么不像你一样的对我?”
说完后叶月儿在张大国的怀里哭了起来,她紧紧的靠在这唯一可以让她感到温暖的胸膛里哭着。
“哭吧!尽情的哭吧!”突然,张大国内心就柔软起来,他摸着怀里叶月儿的秀发说道。
得到家公鼓励的叶月儿,此时的泪水就像决提的洪水一般的涌出来,她哭的更大声,哭的更伤心。
而张大国紧紧的抱着叶月儿,手则不断的轻抚她的头。
对于伤心而痛哭的儿媳妇,让张大国感到心疼,就像自己亲生的女儿受到伤害一样的心疼,他紧紧的抱住叶月儿,深怕她会再受伤害一样的把她抱在怀里。
哭了好一阵子的叶月儿,慢慢的抬起头来,当她看到家公张大国温文儒雅的脸正用着深情的眼神看着她时,她的心迷网了!她感觉眼前这位五十来岁的男人才是她想要的男人。
她想起家公对她的温柔、对她的体贴和父亲幽默风趣的个性,才是她想要的丈夫。她忍不住的闭上眼睛、翘起嘴唇,下巴也跟着抬的更高。
而张大国看着媳妇美丽的脸庞,因酒精而泛红,更加显得诱人,性感红唇的微微翘起,脸上就像是诉说吻我的表情,他的心不禁再次有了心动的感觉。
这是他第一次对女人再次有了心动的感觉,他的脑海里却想着,他是我儿子的老婆!我的儿媳妇!
但酒精打断他的思绪,欲念从他心里角落迅速的占领他的身体的每个细胞,他低下头,嘴唇重重的吻住叶月儿的红唇。
这时叶月儿双手抱住张大国的脖子热烈的响应家公的吻,不停的吸着家公伸进她嘴里的舌头。
此时的他们已忘记他们的身份,现在的他们只是单纯的男女本能而已,他们只想拥有对方、占有对方的爱。什么伦理道德,公媳关系,禁忌之爱,早抛在脑后了。

1 1/1
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龙威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